通識科 Panel 「紥」記

Colin

文:夾心餅  (中學通識科主任一名)

學校裡面有班人活在夾縫之間,叫做 Middle Management。而在 Middle Management 之中,有一個人–通識科主任,更加係「夾中之夾」:夾在校長與前線同工之間,夾在家長與同事之間,夾在教學專業和政治爭拗之間。

《通識夾心餅》就係一個通識 Panel 的反思和隨想。

做通識科主任固然不易,但食得鹹魚抵得渴,我哋作為管理人員,不論高中低層,做決策係必然嘅責任。若果只識依從上級或者既定成例,而唔係由自己作出決策繼而執行,咁只係逃避責任。

就正如死鬼 Steve Jobs 喺一個名叫 AllDigital 8 嘅座談會談及佢點解會放棄在 iOS 上支援 Adobe Flash 技術時所講(得戚地):

「顧客俾錢就係要我哋做決定。⋯⋯如果我哋做嘅決定正確,佢哋咪會俾錢買囉;唔係嘅咪唔會買囉。⋯⋯但係自從推出之後我哋每三秒鐘就賣出一架 iPad 啦喎。」(全場大笑)

Steve Jobs 當時絕對可以隨波逐流繼續支援 Flash,但耗電量會大增令大家出街要拎多幾個「尿袋」都唔夠;因此佢作咗比較難而且千夫所指嘅決定。對他來講,賣出幾多部 iPhone 和 iPad 嘅盈利多少,唔係佢最重要嘅考慮,而是明知一件事係啱嘅而唔做嘅鬱結與不安,才會令佢過唔到自己一關。

可能好多人會諗:「傻啦,Steve Jobs 身家以億萬計,梗係唔駛計較盈利多少啦。」我反而會話:「傻啦,香港夠多有錢佬啦,又唔係時時刻刻為咗搵多兩個錢刷習大大隻鞋?錢對好多人來講係唔會嫌多㗎。」

學校管理人員都一樣,對住每年畢業班嘅同學,我都會同佢哋講:「嗱,日後你哋出來工作,只要勤勤力力,總會有紮職嘅機會。但係要記住:紮職唔應該單係為咗份人工,更重要係為咗讓自己有志能伸。喺一個行業或一個崗位做多幾年,如果喜歡自己份工,應該有一套自己份工應該點樣做先叫好嘅想法。但是做基層員工只能夠聽上級指示;唯有升到可以做某啲決策嘅職位,先可以將自己嘅想法付諸實行嘛。」

既然要將想法付諸實行,就不能夠唔做決定、唔去做選擇。然而通識 Panel 受嘅制肘實在好多。科組老師人數係多,睇落係一個大科,仲要係必修科,好似好風光;但其實大部分同事都係兼教,每年人事變動,同事工作焦點自然以佢嘅本科為主;二來我們唔係 Steve Jobs,同事幾唔好都無得炒佢㗎嘛,我哋只能夠幫助能力未逮嘅同事達到水平。當然資源方面都有好大制肘。不少學校無通識 TA,課節都唔夠中英文科搶。

於是,通識科主任只能在眾多嘅期望與制肘之間,盡力去實踐自己的想法 (都唔敢奢望乜嘢「願景」呢啲字眼)。

《通識夾心餅》就是一個通識科主任每天在呢個夾縫中遊走的所見所聞同反思。以後仲會繼續落去⋯⋯(待續)。

圖片來源:AllThingsD 網站

http://allthingsd.com/20100601/steve-jobs-session/#slideshow-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