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非魚》:貧窮就是下流?教育可否上流?

2013_Fishstory_____57X84cm(ol) outside_FINAL_1

文:Mo

《子非魚》:貧窮,其實是什麼?

《子非魚》是以香港基層小學生為拍攝對象的本土紀錄片,從小朋友的角度去理解成人世界下的香港貧窮問題。經黃肇邦導演以三年的時間拍下鮮魚行學校小一至小三學生的日常生活,讓觀眾瞭解小學生對自身經歷之感受。從小學生的視覺瞭解香港貧窮問題,是一新穎的角度,片中亦加入了很多小孩子兒時面對的困惑,如友情、愛情,笑中有淚。

筆者看完這套紀錄片,不禁反思:香港教育制度是否依然能夠作為一向上流動的階梯呢?出身自基層家庭的我,相信教育可為小孩子提供一個公平的平台,讓所有小孩子,包括任何階層,任何背景,都可以有一個較平等的起步點,只要學生努力讀書,付出相應的時間和精神,便會得到合理的回報,亦可公平地向上流動,因此,自己最後決定執起教鞭當老師。但隨著時代的變遷,現時的社會發展好像並非如此,很多時因為社會制度及結構的發展,令不公平的情況出現,就是俗語說的:輸在起跑線上。

電影的主角是新移民,在媽媽獨力照顧下生活艱苦,在學校裡有不少課外活動也因費用問題而不能參與,亦會影響其升中機會;片中一眾小朋友亦會因為自己的家庭背景承受不同的壓力,小朋友的社會資本(人際網絡) 和文化資本(學歷培訓)均比良好家庭背景成長的孩子遜色。教育作為一個社會選拔(social selection)制度,理應是把學生放在同一個起點上受教,-[建議刪去,因「優才」與否,也能貢獻社會]而學校則有責任擔當一個社會均等者(Social equalizer) ,為學生提供公平的教育機會。.

不過,有趣的是,筆者上月出席了此電影的放影座談會,當天黃肇邦導演及梁紀昌先生(鮮魚行學校校長)卻有另一種看法。導演指他當初計劃拍攝此紀錄片的原因,是因與時下青少年接觸後,對於那些「邊青」的過去感到好奇,亦不明白為什麼社會及整個教育制度好像把他們拒諸門外,認為這樣有違教育的原意。所以,導演希望可以看看那些青少年的過去,看看他們是如何成長,為什麼會成為這樣的一個年青人。導演後來發現,大人眼中的貧窮,原來在小學生眼中未必是什麼一回事,或根本未必是一件很大的事件,反之,小朋友有的是那種由心而發的生命力,對世界及身邊的事充滿好奇,就是這一份好奇,這一份單純,令他們的人生閃閃發亮及充滿光彩,只是後來,這種生命力慢慢隨時間而消失。梁校長亦分享,他認為最糟糕的情況不是學生的出身背景有多差,而是他對於未來沒有任何想像力,對未來失去盼望,而沒有發奮的動力。所以,校長認為,作為教育工作者,必先要對學生的未來抱有希望,並加以鼓勵及栽培,而非著眼於學生面對的困難及失敗,或單只訴諸於制度上的不足。

作為一位年青人及準教師,筆者經常著眼於環境對於學生及自己的影響,或去思考教育如何幫助基層的學生,但導演及校長的分享卻給我一個新視角,或許學生所瞭解的貧窮未必如大人所理解的一樣,說得坦白一點,我認為教育作為一個向上流動階梯之目的,與學生的期望未必一樣。又或者學生的本意,其實是希望認真的追求知識。那又是什麼令他們長大後失去了份認真?這是教育的目的嗎?

 

筆者對電影開幕時主角的朗誦畫面感受最為深刻,朗誦的內容亦貫穿了整個故事:小魚兒是種子,種子因有強大的生命力而有著無限的可能性。有時除了問魚兒們是否過得快樂,其實換個角度看,小朋友心中或許沒有快樂不快樂的概念,反而是純粹地充滿生命力,充滿一種對外界的好奇,天不怕地不怕,就算是在石隙中依然茁壯成長的生命力。莫欺少年窮,其實窮富老嫩都莫欺,因為那股由內而發的力量,正是生命的最根本。

 

CNEX第六屆監製影片《子非魚》預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