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西藏 誰的疆土

文:馬睛川

近兩年,有關中國西藏和新疆的問題,新聞時不時都會提到,香港人也或多或少有所知曉。比如2008年當北京正密鑼緊鼓籌備奧運會之際,西藏「忽然」爆發了 20 年來最嚴重的抗議騷亂, 繼而支持西藏獨立人士在全球各地發動聲援示 威,使得奧運火炬的接力活動到處受到衝擊。在香港,港大女生陳巧文更因為在香港段的火炬接力中打出雪山獅子旗而一炮成名。(當然,本地親中愛國人士都起來指責她鼓吹藏獨、分裂祖 國,不配當中國人。)到了去年,新疆又爆發了幾十年來最嚴重的民族騷亂,死亡人數更是數以百計。這一回,輪到香港的記者遭殃,採訪期間 當街被軍警毆打。以上這些事情,香港人大概都還記憶猶新。然而,像陳巧文高舉雪山獅子旗, 像無線記者無端挨打,除了可以作為港人茶餘飯後的話題之外,它們又能為我們帶來一些怎樣的思考呢?

25年前,當筆者第一次踏足西藏和新疆這兩塊土地(實際上它們是連在一起的)時,對當地的了解大概不會比今天的年輕人多。當年吸引筆者的,是聽說中的跟中原大不一樣的景色和文化:雪山延綿的世界屋脊、神秘詭異的藏傳佛教、塔克拉瑪干沙漠的浩瀚無邊、灑脫豪邁的西域風情……我相信,哪怕到了今天,只要能夠親臨其 境,上述這些期望都能一一兌現。只是除此之外,還有一種感受意外地深深植入了筆者的頭腦之中,二十多年沒有改變:那裡的人跟中國人是 那麼的不一樣,他們的語言、文化、信仰、生活習慣跟中國人的又是那麼的不一樣,以至於讓我 覺得,那裡跟一個外國又有甚麼區別呢?記得當年筆者還慶幸西藏和新疆都是「屬於」中國的, 這樣我們去旅遊就不用像去外國那樣麻煩了。只是對西藏和新疆問題了解得愈多,自己對當年的慶幸就愈多了一些懷疑與質問。

西藏歷史與中國關係

先看看西藏。按照今天的理解,西藏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自治區,成立於1959 年。「中國 不是 1949 年解放的嗎?為甚麼西藏是 1959 年成立呢?」原來當 1949 年中國建國時,西藏還未解放。當時西藏是由一個藏人政府統治,它的最高領袖就是達賴喇嘛。到了1951 年,解放軍才進入拉薩,和平解放了西藏。當時達賴喇嘛和西藏的政府官員曾逃亡到邊境,後來經過談判, 中國政府答應讓西藏在中國主權下繼續實行自治,於是達賴喇嘛又回到了拉薩,後來更獲邀出任全國政協委員,訪問過北京。可是好景不常, 西藏和中國官員對解放後的西藏如何管治分歧愈 來愈大,到 1959 年雙方終於正式決裂。當年解放軍武力鎮壓了在拉薩發生的「叛變」,而西藏政府和達賴喇嘛則開始流亡印度,直到今天。這就是為甚麼西藏自治區是 1959 年而不是 1949 年成立,也是為甚麼到今天仍然有人認為西藏是被中國侵佔的,要爭取西藏獨立。

近代的歷史似乎無法證實中國對西藏的主權是無可爭議的,那麼我們能不能從更長的歷史來論證,西藏其實從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或者起碼是臣服於中國的附庸國呢?很不幸,答案依然是不。早在公元七世紀,藏族的先民就在西藏建立了自己的王國,而且很強大——那就是中國史書上記載的吐蕃王國。吐蕃強大到甚麼地步?當時除西藏外,尼泊爾、克什米爾、青海以至部分的新疆都在它的版圖底下,它的騎兵更曾經攻陷唐朝都城長安,逼得大唐天子也要外逃。當然,更多時候,中國和西藏還是和睦相處的。元朝時忽 必烈更禮聘西藏喇嘛八思巴到北京擔任國師,而後來的清朝皇室也篤信藏傳佛教。至於雙方的官方關係大概也是從元朝建立的,從元朝到清朝, 中國都有官員派駐西藏,西藏政府也採取親近北京的政策。這些時候西藏名義上是在中國的版圖之內,但西藏政府卻維持獨立的管治。後來到了辛亥革命,民國成立,孫中山提倡五族共和,西藏依舊維持名義上中國的一部分,只是兵荒馬亂,誰也管不了誰,西藏就這樣繼續由藏族政府 統治,直到中國解放軍的到來。簡單來說,西藏的歷史就是這樣。

新疆的地緣角力

再來看看新疆的情況。跟西藏不一樣,自古以來,新疆從沒有成為過一個獨立的王朝或帝國, 而是經常處於中華帝國和北方游牧民族的交替角力之中。當中國強盛時,就會在新疆派駐軍隊、設立地方政府,像漢朝和唐朝等盛世;到中國國力衰退時,游牧帝國就會取而代之,像歷史上的月氏、匈奴、突厥、蒙古、藏等民族所建立的帝國,都曾包括新疆地區。不過在中間的一些時候,一些西域小國偶爾也可以自由自在地過上一段時間。

這種情況一直沒有改變。到清朝,乾隆皇帝又一次御駕親征,完成了歷史上中華帝國最後一次對新疆的征服,把新疆劃入了滿清的版圖。 100 年後,清朝大將左宗棠率軍平定新疆的外族 叛亂,並奏請朝廷設立「新疆省」,意喻「故土新歸」,從此這塊西域的土地才有了新疆這個名字。可是此時的清帝國已是強弩之末,此後的新疆又再次陷入各方勢力的角力,不過此時的角力已從過去的游牧民族,轉變成中國的革命黨人、軍閥、由俄國及後來的蘇聯支持的東突厥斯坦運動、以及共產黨人等。這次角力最終以共產黨人的勝利告終,於 1949 年解放新疆,並於1955 年成立民族自治區。新疆又再次進入由中國主控的年代。

解放後的獨立訴求

解放以來,中國政府對西藏和新疆實施強力的統治,慎防獨立的傾向再次滋生,而兩地的狀況也很少為外界所了解。直到改革開放,經濟自由之 風由東部沿海吹向這兩片位於中亞的內陸之地。 隨著經濟活動增加,人員來往頻繁,過去被禁制的獨立之聲又重新浮上水面,國際的關注也日益增加。另外,藏傳佛教在西方的一度流行、中亞泛伊斯蘭運動的出現,也都增加了國外對兩地獨立運動的支持度。

那麼,除了從歷史的角度看,現在訴求獨立的兩方和中國政府之間的分歧和爭論又是甚麼呢?雖然西藏和新疆分屬兩個不同的地域,民族構成也完全不一樣,但他們提出獨立訴求的理據卻異常 的接近:他們都指控中國政府壓制兩地的民族宗教信仰(藏傳佛教和伊斯蘭教)、不尊重民族風俗和習慣、壓抑民族語言的使用和發展(比如在 學校強制推行漢語教育)、安排和鼓勵大量漢族移民湧入、政治和經濟活動被漢族壟斷、自然資 源受到剝削和破壞等。作為回應,中國政府的觀 點也是對兩地如一:中央政府通過大量的投入改變了兩地長期貧窮落後的狀況、在各個社會領域實施民族優待政策、基本保障兩地的宗教自由, 最關鍵的一點是兩地的人民都擁護中國政府,安居樂業,獨立的訴求都是來自境外的敵對勢力 (達賴喇嘛和東突運動)。

中國政府反對西藏和新疆的獨立訴求是不言自明的。從世界歷史看,筆者也鮮有聽聞一個民族國 家會對其境內的獨立要求採取支持和鼓勵的政策。而且就事論事,半個世紀以來,中國確實對兩地投入了巨額的資金,大大改善了當地居民的生活水平和各種基礎建設。中國政府為了爭取少數民族擁護,多年來對兩地民族都給予特別的優惠或實施特殊的政策,至今未變。另外,再退一步說,就算中國政府願意給予兩地獨立,西藏和新疆就能夠真正獨立嗎?現實上,俄羅斯、美國、印度等國對兩地的關注早已超出僅僅關懷當地居民的福祉,它們各自背後都有更大的政治企圖和目的。中國主權的撤出也許只會把兩地變成別國事實上的殖民地。這樣做值得嗎?這些因素作為一個主權國家是不得不考慮的。

以上筆者追溯西藏和新疆的歷史,以及雙方所提出的分歧和爭論,目的並不是要說明我們就應該去支持或反對兩地的獨立訴求,而只是想指出, 首先,這些訴求都是其來有自,都能從歷史中找到它們的存在的根源;其次,雙方所提出的指控 和辯護,裡面都可能包括事實與謊言,但理論上都可以逐一去查證和核實。我們不應該簡單地把 凡是提出獨立訴求的,都歸類為「一些意圖分裂 祖國的獨立分子的無端生事」,或者是「一些境外敵對勢力意圖分裂中國的陰謀」。面對這些問題,我們首先要釐清事實背景,再了解雙方的爭 論理據,從而才能作出自己的判斷,建立自己的政治觀點。從世界歷史看,民族的獨立運動、國家的分分合合都是常有發生的事情,裡面也經常牽涉很多複雜的因素和利益,很難絕對地去判定對與錯,但人們卻可以基於自己的政治信仰、人文關懷、情感道義等因素支持或反對這些獨立的訴求。最關鍵的是,在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裡, 一個人是不應該因為他抱有的政治觀點而成為有罪的人。

達賴喇嘛 ABC

達賴喇嘛在傳統上稱為西藏的法王,即西藏的最高宗教和政治領袖。但如果追溯歷史,達賴喇嘛 統治西藏,其實是從十七世紀才開始的。

自從古代吐蕃王國在公元九世紀後逐漸消亡後, 西藏就進入了一段比較長時期的分裂和混亂的局面,多個佛教派系獨立發展,割據一方,一直沒有形成一個統一的國家。直到十六世紀,一個新興的佛教派系格魯派(意思是改革派)崛起,並在十七世紀建立了穩固的政權,統治西藏。達賴喇嘛就是佛教格魯派的最高領袖。
在西藏,很多教派都相信轉世的觀念。達賴喇嘛 被認為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也是會一代一代地 傳下去。當本世達賴去世,教團會按照一定規程 和禮儀去尋找達賴的轉世靈童。找回來的靈童被最終確認後,就會被施以最嚴格的教育,等他成年後就會繼任為新一世的法王。從十六世紀開始,達賴喇嘛就是這樣一代一代地傳承下來,今天的達賴已經是第十四世了。

前文提到,本世的達賴喇嘛是 1959 年開始流亡國外,當時他只有 24 歲。到今天,達賴喇嘛已經是 75 歲的老人了。儘管流亡國外多年,但至今在大多數藏人的心目中,達賴喇嘛仍然擁有至高的地位。我們在新聞中經常會聽到,中國政府指控達賴喇嘛在國外從事分裂祖國的活動,或者簡單來說就是搞西藏獨立。但在世界範圍來看, 他作為一名宗教領袖和和平主義的倡導者,仍然 受到廣泛的支持和歡迎。1989 年,達賴喇嘛更 因為致力以非暴力方式爭取西藏自由而獲頒授諾 貝爾和平獎。

1987 年,達賴喇嘛提出了他的解決西藏問題的主張,建議將整個西藏變成一個和平區,要求中國停止其移民政策,並尊重西藏人民的基本人權及民主自由,同時恢復及保護西藏的自然環境。 中國及西藏應著手就西藏未來地位以及兩個民族之間的關係進行積極的磋商。至今,達賴喇嘛的特使仍與中國政府保持磋商,但雙方的分歧仍然巨大。

「東突」與新疆

近年,每當新疆發生騷亂事件,中國政府就會立 即把矛頭指向「東突」組織,指控他們在境外策 動新疆的騷亂。「東突」到底跟新疆有甚麼關係?

「東突」的全名應該叫做「東突厥斯坦運動」。 在中國歷史的教科書上,突厥並不是一個陌生的 名詞,公元六到七世紀,這個中國的北方民族曾經在中亞至新疆一帶建立了一個強大的帝國,但 隨著帝國的消亡,突厥也分散融合為不同的中亞和西域民族。

「突厥斯坦」泛指過去突厥人的地域,但隨著年代的過去,這一地域的概念變得愈來愈模糊。直到十八世紀,俄國開始對中亞和遠東擴 張,又重新拿出突厥斯坦的概念來。到十九世 紀中葉,俄國先後吞併了鄰近新疆的幾個中 亞國家,並在當地設立「突厥斯坦」總督區, 於是人們就開始把中亞地區稱為「俄屬突厥斯坦」或「西突厥斯坦」,而把其東面的新疆地區 稱為「東突厥斯坦」。

二十世紀上半葉,由於中國內亂頻繁,蘇聯藉機 兩次在新疆策動建立獨立的「東突厥斯坦」,但都沒有成功。到中國解放後(尤其是六十年代中 蘇交惡後),「東突運動」就變成了一股幕後由蘇聯支持的新疆獨立的勢力,主要活動於鄰近中國 的中亞蘇聯加盟共和國。1990 年蘇聯瓦解,但與此同時,橫跨整個亞洲中部的泛伊斯蘭民族運動,卻因為先前蘇聯入侵阿富汗和後來美國先後攻打阿富汗和伊拉克而迅速崛起。今天,「東突厥斯坦運動」已變身成為整個伊斯蘭民族運動的 一部分,也被中國政府視為恐怖主義的其中一個源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