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的阿凡達

文:陳寶珣

每天在你身邊或遠至世界不同角落, 正在發生這樣那樣的事情, 然後便有很多抱著不同立場的人, 包括你自己,以不同的方式, 來將事情轉述,夾雜不同的鋪排和看法; 他們甚至包括家人、朋輩、師長、 傳媒、網頁、Blog……

相互影響。 當中的某些人,發揮的影響尤其直接、巨大。他們的話,你很多時不經分辨便信以為真。回過頭來想想,你會不會有時問一下自己, 為甚麼某些人和傳媒的話特別容易令你相信, 很少質疑當中的真假? 明明那只是他們的觀點, 你也會照樣拿來當成自己的看法?

正如每個人要說明一個觀點時, 他會以他認為有效、有說服力的方法,令對方認同自己。說故事的人配以不同的語調和表情, 強調有渲染力的情節, 技巧地省卻冗長的推論和邏輯分析, 有時避重就輕,不惜歪曲甚至虛構事實, 加入和杜撰誇張的戲劇成分,加強其說服力。 受眾身在其中,很多時都難分真假。

這些以不同方式去發放訊息的人和機構, 他們報導事件,表達各自的觀點和意見, 很多時看似是事實的鋪陳, 卻有著或明或暗的立場, 希望潛移默化地影響受眾。它們擁有種種有效的平台, 透過大氣電波、印刷和網絡, 以文字、聲音或影像來製造虛擬的真實, 精心營造出一個現實生活中的阿凡達, 虛擬的真實世界。

這種大眾傳播方式, 基於它的工業性和市場價值, 從一開始便有著很強的商業因素, 例如書刊報章、網路、電視和電影, 經營者的利益, 直接影響他們對事實的傳釋和處理。 這樣說來,好像要大家時時疑惑,不信任他人, 彷彿早上起來耳目一張,便要置身於迷陣之中。 其實不然。必須知道,媒體是一把雙刃劍, 它既可以是大機構的意見壟斷平台, 也可以是讓人自由表達意見的好工具。 通過主動爭取,好好把握這些工具, 轉過來影響那些試圖影響自己的人── 尤其是在資訊平台愈來愈共有化的今天, 大家比以往有更多表達的機會。 重要的是,你要說甚麼?準備怎麼說? 試試看,今天起,如果你有觀點想和人分享, 試著用一種最能吸引人的表達方式, 如影像或其他手段,將它擺放在 youtube 之類的公眾平台, 看看點擊率可以有多高。

每個人都可以在媒體發揮平等的影響力。 這雖然不很現實,但畢竟影響是互動的。下面為你介紹一套獨立紀錄片, 主流媒體以外,還有很多人不斷開拓更多空間, 並且能夠發揮到相當不俗的影響力。

這是一套關於水資源的電影。 在香港,我們每天擰開水龍頭, 自來水即源源不絕地供應。但是,在很多國家和地區,水卻是矛盾的根源, 食水供應演變成跨國資源壟斷、人命關天的頭等大事, 缺水國國民染病和死亡率急升, 富國對窮國的經濟掠奪, 激化當地嚴重的社會和政治衝突。

導演展示歐洲對發展中國家提出的所謂援助, 結果只是促成歐洲大企業壟斷當地用水供應。 將水資源私有化的結果,是生態災難, 食水的質素更加每下愈況, 換來跨國大企業的營利上升。電影要文明社會反省:人的基本權利, 包括用水權利,不能被任意剝奪。對南美、非洲、印度等發展中國家來說, 水是當地人每日生死攸關的大事; 但對身處發達地區的我們,這是難以想像的。 誰會想到自己好心捐助的錢財, 被大大小小的跨國機構和企業任意騎劫, 以援助之名,行使掠奪,從中「抽水」? 那一張張理當如此,強者取得所有的嘴臉, 令人對文明有新的解讀。

這是一部獨立紀錄片, 製作人自籌資金,自定題目, 內容與形式都有更大的自由和發揮。 他們可以擺脫較多限制, 不必被單一投資方, 或某國家、某電視台的立場和喜惡, 局限其言論和說出事實的方法, 這樣的自主製作方式與電影的主題不謀而合── 因為難得, 所以也更能說明人的基本權利的重要和可貴。

這部影片雖然沒有機會作大肆宣傳和播放,卻一樣受到廣泛關注。製作團隊與各國志願機構正在 努力,要求聯合國把用水權加入作為人權宣言的第三十一條。
你不一定馬上有機會參與拍攝一部這樣的電影, 但仍可在網上簽名支持他們的訴求。

電影亦讓更多人看到,一些當地的、規模較小的服務機構,它們提出的解決方法,比起一些自以為是的跨國機構更能針對問題。它們的努力,或者也能給你一些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