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販:由謀生手段到文化

8465863322_997b8b27bc_z

Alex Leung

配合《通識教育科 課程及評估指引》「今日香港」主題:
主題 1:生活質素
備註:「小販文化」一詞的出現,以及要求保存小販街頭文化及墟市,象徵著香港人對生活質素的後物質主義的訴求,當中包含的不只是個人或家庭的生活需要及嚮往,還是對城市環境及經濟生活關係的構想,以及對足下城市昔日歷史的鄉愁。街頭擺賣曾經是基層市民謀生的手段,現在變成了文化訴求,正顯示出香港人追求生活質素曲折的歷程。

近年,「保留小販文化」、設立墟市對抗大財團霸權的民間聲音不絕,由多年來深水埗桂林街夜市小販被驅趕,以至去年農曆年初一因支持小販而起的「旺角騷亂」,設立墟市的訴求開始得到政府重視,一些區議會亦研究墟市的可能性。我們可以從政府的小販政策變遷了解其於本土文化、生活的角色。

50年代出現的小販市場

50年代,香港在殖民統治下,受到國共內戰、文化大革命的影響,數以萬計的人為了逃避新成立的共產黨政府從中國大陸逃到香港。由於大部份的中國人沒有接受教育,故此來港後只能成為低下層。

戰後,香港的輕工業剛起步,這批新移民正好為香港提供廉價的勞動力。但是,由於人口太多,故此也未能完全被吸納。有部份市民為求生活,只能靠自己在街頭擺賣,當中售賣的貨品包括日用品、食品等,亦有知名的「大笪地」在各區出現。

1957年,港英政府公佈了一份有關小販的報告,指出小販人數眾多,且大多是窮人,故將容許小販擺檔視為社會福利,卻要發牌管制,以免影響社會秩序。1959年,當局通過興建離街固定攤位小販市場,當中容納流動小 販和固定攤位小販,以紓緩街市附近街道的擠塞問題。此外,除了容納那些售賣 街市所 缺貨商品 的固定攤位小販外,這類小販市場在可行情況下容納熟食檔和流動小販。

70年代 開始整頓 停發新牌

6、 70年代是小販的全盛期,從事小販行業的約有30多萬人,佔全港勞動人口的20%。後來,政府為整頓街道,以影響市容為由,致力打擊及監管小販,設有《公眾衛生及市政條例》、《小販規例》、《食物業規例》及《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等法例,給予執法人員充公小販的貨物、要求罰款,以至監禁的權力。

1973年的股災,1974年的能源危機,令香港的經濟萎縮,大批工廠倒閉,大量人口失業,很多市民轉行當小販。當時,政府推出新的小販認可區計劃,容許小販在指定範圍內自由營業。政府亦於1975年 在通菜街成立第一個的小販認可區,即現在的「女人街」,希望可以藉此安頓,以及比較有條理地規管小販。

值得注意的是,70代雖是小販全盛時期,但是,並沒有用「文化」一詞來形容小販的經濟活動,更沒有人視之為本土文化,畢竟,小販在所有國家,尤其是第三世界國家,都一直存在。

在這段時期,政府對無牌的流動小販開始有不同的政策。1972年,前市政局開始停止發流動小販新牌,政府亦開始積極打擊流動小販,並將街頭小販遷移到離街小販市場或公眾街市。

8、90年代收緊小販政策

80年代後,隨著香港現代化和城市化的步伐,舊區重建,社區面貌改變,大型企業紛紛進駐各行各業,各大小商場遍佈各區,小販的經營空間變得越來越狹窄。此外,前市政局開始收緊小販政策,對無牌小販加強執法。1996、97年間,政府用錢買回流動小販牌照,鼓勵牌照持有人放棄牌照,而不想交回牌照的可「優先入市政大樓、街市」營業。於是,香港的小販數目日漸減少,小販聚集的地區也日漸消失。

00年代以後:政府成立食物環境衞生署

2000年,政府成立食物環境衞生署  (食環署 ),接手處理前市政總署和前區域市政總署的小販管理和管制工作。2002至07年,政府利用優惠措施吸引小販交還牌照:固定攤位小販交還牌照可換取特惠金6萬元,而流動小販可獲3萬元。

然而,亦大約在這段時間,香港人開始視小販為本土特色、街頭文化,甚至以小販日漸消失作為對香港這個城市的批判。例如,1998年馬國明出版的《路邊政治經濟學》及2000年葉蔭聰、林藹雲編的《沒有小販的都市》、可以說是近年關注小販問題的濫觴。

小知識:有效小販牌照數目

年份 固定攤位 (個) 流動 (個)
2000 8085 1147
2005 7041 726
2010 6649 522
2015 5703 430

 

2013年,政府再推出「自願交牌計劃」,俗稱「屋仔」的綠色鐵皮檔或是「朝桁晚拆」黃格仔檔的牌主,交還牌照能獲12萬元補償金。不過,無牌小販始終禁而不絕,而且因掃蕩小販經常引發爭執和衝突,焦點事件如下:

2015新年桂林夜市

深水埗桂林街、北河街交界每到農曆新年就會變成熟食小販檔林立的「食街」,被冠以「桂林夜市」名號。但因攤檔無牌經營、煮食時產生大量油煙而被區內居民投訴,部分深水埗區議員多次要求食物環境衛生署嚴格執法。

2016年新年「旺角騷亂」

2016年2月8日,食環署在旺角巡邏期間掃蕩新年出現的無牌熟食小販,反被在場市民圍堵、辱罵及衝擊,需要警方協助。最高峰時有700多名示威者結集,人群開始堵塞馬路並與警方發生推撞。而香港特區政府將本次事件定性為暴亂。

小結

自70年代小販一直遭受打壓,近年民間保留小販文化、設立墟市的民間聲音不絕,有關的訴求開始得到政府重視,一些區議會亦研究公共或私營墟市的可能性。最近政府將在外國甚為流行的美食車引入本港 ,食環署向區議會建議發工匠小販牌照,農曆年在某些區域設熟食墟市,小販的角色演變隨著政府放寬政策亦有望改變。

 

活動/討論:了解政府旅遊事務署引入的美食車計劃,就服務對象、食物選擇、地點等而言,你認為當中有沒有不足或限制?

活動/討論:現時深水埗和北區區議會都研究設立墟市,試搜集當中的資料,了解當中的計劃,你認為各區設立墟市,對不同持分者有何利弊?

 

參考資料

梁燕玲,2011,<消失中的小販文化>,《文化研究@嶺南》第25期。

李敏儀,2011,<香港特色:城市中的小販求生術>,《文化研究@嶺南》第25期,,2011年7月。

劉山青,<再論小販政策>,《立場新聞》,2016年2月12日。

小販政策前因後果>,《大公報》,2016年3月1日。

有關小販及小販擺賣的事宜>,《立法會》

食物環境衛生署

 

其他資料:

立法會二十二題:設立墟市>,《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新聞公報》, 2016年6月22日。

屯門區議會通過向3線面師發小販牌 檔主憂政府「一時一樣」>,《蘋果日報》,2016年11月25日。

擬新年深水埗天橋底辦熟食墟市 團體有信心獲通過>,《蘋果日報》,2016年12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