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香港前途問題

35079146996_028f10e877_z

自決派政治人物香港眾志羅冠聰

inmediahk

配合《通識教育科 課程及評估指引》「今日香港」主題:
主題 1: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
備註:跟一般體制內的社會政治參與不同,構想及討論香港政治前途,屬於對香港憲制地位的重新審議,涉及的也是香港最根本的憲法制定。

在70年代香港前途問題上,「九七大限」成為一個時代的關鍵詞。誠然,回歸20年來,香港人經歷了不少政制、經濟等的轉變和變化,由此,「 2047大限」開始廣為香港人討論,主動地尋找可能性,當中政治制度的保留或變化成為港人最關注的事項。

  1. 7、80年代第一次香港前途問題

1979年3月,港督麥理浩爵士訪問中國大陸,並首次向當時的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鄧小平提出香港前途問題。由於新界的《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租約將於少於20年屆滿(其租借新界99年的期限到1997年6月30日)。當時,鄧小平提出中國必定在適當時候「收回香港」。

1980年代初,英國向中國提出分拆香港的「主權」及「治權」:主權歸中國、英國則保留治權,但遭到中方的反對,中國堅持英國對香港沒有主權,亦沒有治權;鄧小平亦堅持中國須收回「整個香港」的主權。他指,在「收回主權」的同時,容許香港擁有獨立的政治及經濟制度,並由香港人自行管理,即所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此外,中國不單要「收回」新界,更認為香港島和九龍的割讓是不平等條約下的產物,因此必須收回整個香港地區(包括香港島、九龍和新界)。由於香港實行資本主義經濟體系,跟當時中國大陸的社會主義體制不同,故此,鄧小平提出「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一國兩制」)的構想,以解決兩地制度上的差異,同時希望以收回香港作為台灣領土問題的試驗。

  1. 「九七大限」

1984年12月19日,中國國務院總理趙紫陽與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在北京簽訂《中英聯合聲明》。1985年5月27日,兩國政府互相交換批准書,並向聯合國秘書處登記,《中英聯合聲明》正式生效,也開始了歷時14年半之香港的過渡時期。

這份聲明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決定於1997年7月1日收回香港地區(包括香港島、九龍和新界),並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英國政府於當日將香港交還給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份聲明也列出了中國對香港的基本方針,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香港本身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維持「五十年不變」。

在1997年之前,曾經有過「九七大限」的說法。它的意思是,只要主權移交,香港交回中國,一切都完蛋了。當時,這說法來自一些不信任中國共產黨、中共政府的人士。他們認為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不可能共存,所以回歸以後,香港特區便無法運作;故此,1997年7月1日就是香港社會的限期,到時它的社會經濟制度使要結束。當時,大部分人所關注的問題,還主要在香港是否有「走樣」的現象,有沒有北京的干預而令它無法照原來方式運作下去。基於對中共政府缺乏信心外,自89年六四事件後,部份香港人對香港前境感到不明朗,亦引發了80年代末至90年代的移民潮,據估計,那時的移民人數以數十萬人計算,不少人才和資金外流,並對香港人口結構造成重大的影響。

相對「九七大限」之說,另一種完全相反的看法是「九七回歸」將會是一次順利過渡;鄧小平更大膽承諾因為有「一國兩制」和「五十年不變」,香港可以享有高度自治、社會制度、司法制度,到時大家可以一切如舊,如常生活。香港人可以「馬照跑、舞照跳」,繼續這些以往只會出現在資本主義社會的娛樂活動。

活動/討論:選看一套跟「九七回歸」有關的香港電影,電影中描繪回歸前後的香港是怎樣的?電影中的香港人對回歸有什麼感受?而他們是什麼階層、背景的人?

建議電影:《玻璃之城》(1998)、《金雞》(2003)、《女人.本色》(2007)、《每當變幻時》(2007)、《老港正傳》(2007)

  1. 第二次香港前途問題:「2047大限」

根據《基本法》第5條,回歸之後,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它的期限至2047年6月30日,故此,有香港人提出這是「2047大限」,其後的政制、經濟及社會生活等問題開始為香港人討論,是為「第二次前途問題」。

97年後社會、經濟、政治環境的變化,加上中港矛盾加劇,潛在問題漸漸顯現出來。民眾的訴求不斷增加。「2047大限」這說法是源於對現況環境的不滿和未來不確定性的恐懼。有人擔心既然《基本法》說明「50年不變」,那麼到了2047年,一國兩制方針能否繼續維持下去、落實一國兩制原則的基本法又會否仍然有效成疑,因而認為有必要為此作好準備,展開討論。有支持者認為,「2047大限」足以和1980年代情况相提並論。亦有學者指出,97回歸是「被動的回歸」,在香港的主權治權移交的整個過程中,包括談判、草擬《基本法》,「香港人」一直都是缺席。

政制方面,有部分香港人擔心《基本法》23條一旦成為法律,政府即可以國家安全為由剝奪他們的自由,監控他們的生活,他們更加對中共政府多番以「釋法」打擊香港法治感到非常反感和失望。

生活上,他們對城市的發展方向均由地產商支配和而發展主義主導不滿和不安。他們目睹城市的舊區舊物快速消失,鄰舍關係被破壞,非主流的生活方式愈來愈狹窄,日常生活亦失去了選擇。近年,香港連番出現了大量可歸類為「中港矛盾」的社會衝突,包括大陸「自由行」來港的遊客過多、開放大陸汽車來港的「自駕遊」恐慌、「雙非嬰兒」令本地孕婦分娩孩子的床位嚴重不足、香港奶粉荒、「雙非兒童」來港就令本港學童學位不足、「普教中」問題等等。

文化上,普通話和簡體字有慢慢取代香港原有文化習慣,大專校園也出現大陸研究生比例過高的憂慮。這種種變化令人擔心,香港不單在政治經濟層面上失去自主性,政府失去面向市民的民主問責性,也會使香港的獨特文化消亡。在這背景下,令部分香港人不得不思考2046年後轉變的可能性。

  1. 2047大限:繼續一國兩制? 取消一國兩制? 香港自決?

誠然,第二次香港前途問題並未廣泛於公眾討論,甚至得不到特區政府及北京政府的承認。而與第一次香港政治前途問題出現不同,如今提出的不是中國或英國,而是香港本身的政治黨派,香港作為政治力量不單不再缺席,還成為討論香港政治前途的大推手。有香港本土派、政黨提出「城邦自治」論和香港自決/獨立(廣義的「港獨」)論,不時吸引了媒體和公眾的關注,亦同時觸動了中共政府的高度關注。

活動/討論:觀看電影《十年》,電影當中提及的社會現況和未來是怎樣的? 各故事所關注的社會議題是什麼?

 

參考資料:

<香港回歸>,《維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zh-hk/%E9%A6%99%E6%B8%AF%E5%89%8D%E9%80%94%E5%95%8F%E9%A1%8C

<香港移民潮>,《維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A6%99%E6%B8%AF%E7%A7%BB%E6%B0%91%E6%BD%AE

呂大樂,2015,《香港模式──從現在式到過去式》,香港:中華書局(香港) 。

羅永生,2015,<香港本土意識的前世今生>,文化研究@嶺南,http://www.ln.edu.hk/mcsln/45th_issue/criticism_08.shtml,2015年3月。

<蘋論:不應迴避第二次香港前途問題>,2016,《蘋果日報》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317/19533138,2016年3月17日。

<葉健民:「第二次前途問題」:論述模糊但仍具意義>,2016,《明報》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415/s00012/1460657303885,2016年4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