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徒的關社之路

21501715061_4cec5827a5_z
譚德志也是一位積極參與政治的基督徒
圖片來源:YKevin1979

2017.05.13 《基督教與公民社會》講座

配合《通識教育科 課程及評估指引》「今日香港」主題:
主題 2: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
主題 3:身份和身份認同
備註:身份認同不限於國家、香港與世界,還有宗教委身,而參與社會及政治也可以由信仰出發。

香港常見有基督教(香港用法,即天主教以外的眾多新教教派)人士及團體參與政治,尤其是透過公民團體及行動,扶助社會弱勢,爭取公義及人權。2014年的佔領中環發起人之一,便有浸信會的朱耀明牧師,基督徒學會的胡露茜是2003年七一遊行的組織民間人權陣線的召集人。究竟香港的基督教團體及人士在戰後如何開始參與公民政治,又與教會有甚麼關係?

建制教會以外,較獨立、自主的社會關懷

戰後初期,大量基督新教會撤出中國大陸,除了忙於在香港站穩腳跟,便是忙於應付內地難民湧入的問題。傳福音以外,就是協助他們解決生活上的難題,特別是居住、醫療及教育等等。作為社會服務提供者,大部份教會與殖民地政府保持良好關係。

戰前殖民政府與西方教會在香港教育已有深厚合作關係,例如,1873年已開始有的補助學校(Grant Schools),到了1930年代已有22所,今天大部份成了名校,例如喇沙書院、拔萃男書院、拔萃女書院等等。這種戰前關係因應戰後難民的湧入得以擴展,包括更多教會的資助學校(香港的津貼及直資學校的由來)出現,以及擴展到醫療及社會服務領域。殖民政府、支持慈善事業的工商精英與基督教會彼此唇齒相依,教會中人自然不會公開質疑殖民政府合法性,也不會推動社會體制的改革。以「進入所服事群眾」的方式,與基層工人及居民接觸,爭取社會權益的,在教會中屬少數,例如1959年由香港基督教協進會成立的工業委員會(見江大惠一文)。

基督徒較廣泛參與政治,始自80年代初。

因「九七問題」引起社會大眾包括基督徒關注⾹港的⺠主及社會公義,同時,一些關社基督徒團體亦應運而生,如⾹港基督徒學會、基督徒關懷⾹港學會等。他們並沒有像建制教會般倚賴政府的資助去辦學、辦醫院及社福機構,故跟政府關係不太密切,⽐較獨⽴和⾃主,更重要的是,政府亦較難介⼊和影響他們的政治取態。

回歸前,這些關社基督徒團體相信,大眾應關⼼⾹港的⺠主發展和了解中國的發展,並認為教會應從貧苦者、弱勢的⾓度了解社會,從⽽追求⼀個更⺠主、公義和開放的香港。當時基督徒的關社神學主要環繞「⺠主、公義」和「上主的旨意」等信念,參與者主要是學⽣及中產知識分⼦。回歸後,這些關社基督徒團體亦進⼀步聯繫本地及全球的教會機構和其他公⺠社會⼒量,倡議監督落實回歸後基本法對⺠主、⼈權、⾃由的承諾。

除此以外,他們亦參與了不少公民運動,介入政府的政策,包括:
-2001年:團體發起反對政府針對法輪功推出的反邪教法,政府最後收回了法例;
-2003年:基本法⼆⼗三條⽴法;
-2003年之後:⺠陣舉⾏七一⼤遊⾏等等(有好幾位召集人也是基督徒學會核心人物)。

總括而言,這些關社基督徒團體主動打破宗派的藩離,以基督合⼀⾒証的精神,獨立於建制教會以外,積極建立⺠間社會的合作平台,建⽴互信、互助和團結的⺠間抗爭⼒量。

近年香港出現以新世代為中心的運動,包括2010年的反高鐵菜園村運動、2012年的反國民教育科運動及2014年雨傘佔領運動,除了令更多基督徒參與社會抗爭外,也激發起年青人不滿部份教會內部的保守領袖,並自行籌組新教會,例如春天教會基督路小教會

⾹港基督徒學會:廣闊的社會關懷路線
88年,基督教協進會總幹事郭乃弘牧師,因著當時宗派教會領袖不認同他以促進⾹港⺠主及社會公義作為回應九七回歸的路線,聯同幾位執⾏幹事集體辭職。及後,在120名教牧和平信徒領袖的⽀持下,他創⽴了⾹港基督徒學會,希望建⽴⼀個建制教會以外,關懷社會的基督徒團體。學會秉持基督徒對公義的追求,重視建⽴制度去保障不同社群的基本權利,追求公⺠社會的團結、合作與對話。
郭牧師於00年榮休,繼任⼈為胡露茜博⼠。胡延續了郭重視社關⼯作的⽅向,並加強⺠間團體的連結⼯作,建⽴社會運動界與學者之間的聯繫,並就不同議題促進團體之間的合作,令學會成為⺠間團體之間的橋樑。2003年七⼀遊⾏後,公⺠社會前所未有地活躍,她亦把社關⼯作進⼀步擴展⾄⺠⽣議題及性別議題,強調建⽴⺠主社會並⾮單靠政制上的⺠主,更在於如何讓弱勢社群及邊緣社群發聲,保障他們的權利。因此,往後學會關注的議題更廣闊,除了⺠主政制及⼈權議題外,亦擴展⾄少數族裔、尋求政治庇護者、基層⼈⼠、在職貧窮⼈⼠、性⼩眾、新來港⼈⼠等。過往⼆⼗多年來學會確實是少數重視社會公義的基督徒團體。由⼋⼗年代的移⺠潮、六四屠城、過渡期的社會不安、九七回歸、零三年七⼀遊⾏、反⾼鐵運動、反國教運動等,學會在推動不同年代的公⺠社會運動,擔當了重要的組織⾓⾊。

 

學生福⾳團契
⾹港基督徒學⽣福⾳團契(Fellowship of Evangelical Students Hong Kong,簡稱FES ),其宗旨是訓練基督徒的理性思考能⼒。FES有別於福⾳派主流教會和受解放神學影響的社會福⾳派(如基督徒學會、⾹港基督徒學⽣運動(SCM)、崇基神學院),他們定位為中間偏左,並不會⾛到前線,其關社⽅式亦較為間接。FES思想的基礎主要來⾃聖經和傳統福⾳派的神學,同時也讓基督徒接觸和閱讀社會議題,⻑遠培訓他們理性思考、公民意識及回應社會議題的能力,但是,他們並不干預基督徒的取捨和⽴場。舉例說,他們曾深入探討「九七回歸」,為學生和畢業生提供信仰反省和如何「回應九七」。FES透過⼈際事⼯接觸中學和大學學⽣,例如帶領⼀些特定的⼩組、讀書或查經等,以⽣命影響⽣命。若果學⽣想更深⼊探討議題或提倡某些事情,不論是性倫理、環保等理念,他們都主張學⽣⾃⾏去做。由此,FES有刺激學生思維,促進主流教會陣營內的基督徒參與公⺠社會的前期⼯作的作用。
FES在主流教會圈⼦具有特別意義,因為⼤部份教會領袖並不⿎勵信徒思考,⽽FES正正⿎勵基督徒去理性思考。當思考是參考聖經和神學的基礎時,開明的基督徒便會批判教會的反智現象,有發揮基督教內監察的⼒量和功能。

建議練習

練習1:你認為,基督教教會與北京政府、特區及建制派政黨的關係是甚麼?理想上應該是甚麼?試選取一至兩年當代事件討論。(建議參考:<教內消息:《拒絕教會赤化 不容政教勾結》基督徒聯署>一文)

練習2:訪問一位曾參與社會運動(例如反國教、反高鐵菜園村、雨傘佔領等)的基督徒,了解他/她的信仰理念、行動基礎和他所屬教會/基督教組織的反應和立場,從中分析他選擇參與社會運動的原因。同時,請他/她分享教會內其他人對他/她的行動及立場的反應。

參考資料

胡露茜,2014,<零三七⼀⼤遊⾏⼗周年:基督徒關社團體的七⼀印記>,《思想香港》第四期,,2014年6月,頁21-26。

沈偉男,2014,<⼀⼩撮⼈進窄⾨ – ⾹港基督徒學會的社關歷程>,《思想香港》第四期,,2014年6月,頁27-35。

張⼩鳴,2014,<FES:以學⽣為主體的福⾳運動>,《思想香港》第四期,,2014年6月,頁61-63。

延伸閱讀:
<宗教關政治何事?——香港天主教與政治參與>,2016,《通識Plus 2.0》,http://ls-plus-hk.com/?page_id=2809,2016年9月7日。

教內消息:《拒絕教會赤化 不容政教勾結》基督徒聯署>,2016,《信仰百川》,2016年10月31日。

雨傘運動一周年:教會的在場與離場>,2015,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通訊第65期,2015年10月。

江大惠,2004,<教會與工運(一)(二)(三)>,《時代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