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式「自由(主義)」何來?

15468365175_45c433a727_z (2)

圖片來自Studio Incendo

配合《通識教育科 課程及評估指引》「今日香港」主題:
主題 2: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
主題 3:身份和身份認同
備註:自由主義是香港政治參與的重要價值,近年更有人認為「自由」是香港及香港人的核心價值。然而,這不是抽象的西方價值,正如自由主義在西方國家也不是知識份子或理論家的發明,而是在實際政治衝突及參與中孕育出來,例如反對王權及貴族特權。香港戰後提出自由主義價值及主張的年青人,面對的則是中國的集權主義。因此,這亦形塑了日後香港的政治參與及身份認同。

政治自由主義(liberalism)是十八至十九世紀興起的思潮,香港昔日的宗主國英國是發源地之一。然而,在香港殖民時期大部份時間裡,政治自由主義都不是社會的共識,最多只是少數精英的政治信條。然而,到了殖民時期快結束,邁向九七之際,社會才漸漸視「(政治)自由」為自己的核心政治價值,例如言論自由、自由結社以及其他基本公民權。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曾參與不同學運的學生領袖,他們的成長環境、讀書時期接觸到西方「自由主義」,並在有限的範圍裡宣揚。然而,這正是香港把「自由」捧為金科玉律之前的時刻,當時香港人是如何接受這種西方觀念的呢?我們又在怎樣的處境之中接受呢?這又構成了我們對自由主義怎樣的獨特理解?我們用兩位當年的年青人都說明:

小知識:政治自由主義
政治自由主義(liberalism)一般可以追溯至歐洲的宗教戰爭及絕對君權年代中晚期,由小貴族、知識階層與資產階級等提出,旨在限制君權對個人領域的限制,以及反對以宗教排斥異己,界定出一些超越等級特權、人人共享的基本權利,並重新界定人民與統治者之間的關係。它以「自由」為主要政治價值,發展出一系列的基本原則,包括「個人權利」、「平等權利」、「多元寬容」、「立憲政府」、「國家中立」等等。同時,以上這些原則,在二十世紀亦漸漸衍生成大部份自由民主國的憲法及政治制度,並擴展到其他領域。例如,西方國家在二十世紀下半期開始推動族裔平等,就是把「平等權利」原則擴展至族裔之間的關係上,致力消除族裔歧視及不平等。

 

  1. 1969年前後在珠海學院讀書的吳仲賢

吳仲賢,是70年代香港群眾運動的先鋒,曾是《70雙周刊》的創辦人,「革命馬克思主義同盟」的核心成員(成員包括岑健勳及梁國雄)。雖然吳後來從事媒體工作,但在1989年時亦積極參與支援北京學運。 吳仲賢在60年代末就讀珠海書院,很大程度受到自由主義的思潮的影響,成為早期他和其夥伴參與學生運動的重要思想資源。故他不時引用不少自由主義哲學家如Jos’e Ortega T. Gasset、殷海光、盧梭(Rousseau)等的見解,解釋「民主」、「民主政制」及「民主精神」的理念。

小知識:殷海光
在台灣戒嚴時期,殷海光是被國民黨政權打壓的知名自由主義學者。他曾加入國民黨,原來在國民黨的《中央日報》擔任主筆,但因批評蔣介石而離任。後來轉任教台灣大學,並參加了傅斯年、胡適等創辦的《自由中國》及《文星》雜誌,發表一系列宣揚民主、自由的政論性文章,而其著作《中國文化的展望》被視為批判國民黨蔣氏的專制獨裁政權,因而與《自由中國》的雷震及《文星》的李敖等同樣受到蔣氏政府的打壓。殷海光晚年更被迫離開台灣大學,被國民黨政府監視隔離至他去世為止。

 


在五十、六十年代的冷戰格局下,毛澤東(共產黨)與蔣介石(國民黨)雖然誓不兩立,但各自對自己所統治的地區及機構,進行剷除異見、統一思想的舉動。於香港辦學的珠海學院,當時有親國民黨背景,校內的保守政策亦非常聞名,箝制學生思想。

1969年秋天,珠海校方壓制學生言論自由,審查及撤銷學生刊物《社教之聲》的文章,特別是〈一個典型的知識份子 ── 殷海光〉這篇文章。同時,校方開除了12位學生,引起社會人士及學校的注意,大專學生在珠海門外靜坐抗議,各大專學生團體發表聲明支持開除學生。最後,部分同學被迫寫悔過書而返校,部分同學則拒寫悔過書而離開珠海書院,事件便告完結。

吳仲賢受到自由主義的啟蒙,但也因此而參與了他人生第一場的政治抗爭。後來,吳仲賢受到比自由主義更激進的左翼思潮感召,於1970年,與、莫昭如、陳清偉等創辦公開鼓吹群眾運動的刊物《七○年代雙週刊》,成為香港一個重要青年思想平台。刊物具有左傾的社會及政治意識,主張青年自主、文化意識覺醒、反資本主義、反抗殖民統治等理念。吳「認為行動雖然未能幫助被開除的學生復課,對推動整個七十年代火紅的學生運動帶來不能忽視的影響」。

2. 麥海華的「反國粹大聯盟」

麥海華在學時期因認識「國粹派」和接觸西方民主意識影響他日後成為「自由民主派」學生的領袖,也是早期民主派的成員。

麥在念預科時期,開始接觸自由主義哲學思潮,在1975年當選港大學生會會長,一度打破港大國粹派的壟斷。

預科時期,麥與志同道合的同學一起自學讀書,接觸了政治哲學及邏輯思考的著作,例如殷海光的《怎樣判別是非》、羅素(Bertrand Arthur William Russell)及波柏(Karl Popper)的著作,也有海耶克(Friedrich Hayek)的《自由的構成》,算是透過哲學對自由主義有初步的認識。後來,亦認識了浸會大學教授歷史的許冠三先生,後來他參加了許舉辦的「中國近代史」課程,對他日後對中國近代發展、自由民主和政治取向具有重要影響。許冠三曾是《自由中國》的編委,也是一位批評國民黨及蔣介石的自由派知識份子,同時也是研究及批評中國共產黨政策的學者。麥在大學時期的自由主義傾向,很大程度上是透過對現代及當代中國歷史的認識而形成的,包括與親中共的國粹派學生辯論及鬥爭。

 

小知識:「國粹派」
1970年代,中國時值文化大革命,除了中國大陸年青人(例如紅衛兵)受毛主席的感召外,海外亦不少包括香港的中學生及大學生。他們組成了「國粹派」以及在各大專院校成立國事學會,舉辦的回國觀光團和討論中國的形勢和發展,認同中國社會主義,並以回歸祖國為長遠目標。

例如,1973、1974年,麥與何俊仁(也是在許冠三課堂中認識的)參選港大學生會,被稱為「自由民主派」和「反國粹大聯盟」,競選政綱是「多種角度、兼容並包、均衡發展」,旨在回應國粹派比較單一的親共思想。後來,他們也在其他事件中與國粹派衝突,包括四家大學學生報的「新中國專輯」,以及對1976年四五天安門事件的評價。

而這段經歷,與麥海華在1970年代參與學運、群眾運動,對低下階層及保障平等權利的關注,是同步發生並互相滋長的,當中發展了一種有別(甚至是反對)中共官方社會主義的左翼思想,以及對公平及合理社會的想像。

小結

從吳仲賢及麥海華的年輕時期的經歷,可以看到香港1960末至1970年代中的自由主義接受及經驗,離不開現代中國政治的影響。吳面對親國民黨機構在香港的保守作風,也是冷戰及白色恐怖的延伸;麥則面對中共影響下的國粹派學生冒起,與之競逐,並跟中共的歷史觀及政治價值進行鬥爭。香港的自由主義經驗與傾向,抗衡的不是王權,而是現代中國兩個集權主義代表,兩個自稱革命並帶有先鋒黨味道的國家機器,這可以說是現代華人社會在國共兩黨以外的政治探索。

同樣地,吳與麥皆受到當時台灣的《自由中國》思潮運動所影響,香港的特殊地位,令國共以外第三勢力(既反共亦反國民黨或蔣介石)有進一步的發展,得到新一輩知識青年的承繼與轉化。

 

建議練習:

  1. 同學可瀏覽《基本法》的網頁(見:http://www.basiclaw.gov.hk/tc/index/index.html),輸入關鍵字「自由」、「自行」,搜尋與「自由」有關的法例,整理過後分組討論。從不同範疇而言(見下表),香港特區政府制定的《基本法》提及賦予香港人的「自由」,你認為多大程度上香港是一個「自由」的城市?
  1. 個人權利
  • 多元寬容
  • 立憲政府
  • 國家中立
  • 私有財產
  • (自由)市場經濟

 

  1. 承上題,閱讀《基本法》相關法例,你認為香港是一個體現「自由主義」的地方嗎?你的原因是甚麼?
  2. 就香港近年發生的政治事件,試分組討論多大程度上觸及香港人「自由」的價值觀:
    事件 觸及的「自由」
    1. 新一屆立法會的議員包括游蕙禎、梁頌恆和劉小麗的宣誓方式受規限
    1. 銅鑼灣書局書件
    1.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被泰國拒絕入境
    1. ViuTV因嘉賓宣揚「港獨」而拒播
     參考本文、訪問/搜集現正參與學運、學生刊物出版的年青人的資料,從以下角度比較他們各自理解的「自由」或「自由主義」的異同。

 

4. 參考本文、訪問/搜集現正參與學運、學生刊物出版的年青人的資料,從以下角度比較他們各自理解的「自由」或「自由主義」的異同。

70年代參與學運的學生領袖、年青人 梁天琦 羅冠聰
時代背景、氛圍 冷戰、中共四人幫倒台、西方反文化、激進青年運動
啟蒙人物 殷海光、盧梭等
抗衡對象 保守的校方、「國粹派」、港英殖民政府
政治主張 自由主義、左翼

 

延伸閱讀:

羅永生、劉麗凝,<「珠海事件」───由一篇悼念殷海光文章而起的香港學生運動>,《思想香港》第八期,

麥海華,<民主自由派‧反國粹大聯盟‧香港前途問題>,《思想香港》第八期,,2015年12月。

家國、責任、香港──麥海華(上)>,《端傳媒》,2015年8月21日

家國、責任、香港──麥海華(下)>,《端傳媒》,,2015年8月21

激進青年的前世今生>,《通識Plus 2.0》,2016年10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