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教育局無關的一份教育報告

%e7%9b%b8%e7%89%87-8-11-2016-08-57-06

文:思樂 @進步教師同盟

今天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下稱委員會)於上午向教育局遞交終期報告,吳克儉局長接受訪問稱經實証學生自殺非源於教育制度。掌管一城教育事務的官員,用這種「看吧!一早跟你說與我無關啦!」的不願做任何自我反省的態度來說話,囂張之勢,完全反教育。

早於本年9月28日防止學生自殺民間聯席(下稱民間聯席)就解決學生自殺問題已列出12點涵蓋不同範疇的建議,建議獲得30名立法會議員背書。據說民間聯席與委員會和教育局代表隨即開會討論,希望委員會和教育局採納意見,以積極態度應對學生自殺的問題。這12點再精簡為如下8點:

1. 為學校提供足夠社工和教育心理學家,並增加專責的專業醫護人員。
2. 改善教師穩定性和釋放教師空間。
3. 落實家庭友善政策。
4. 以生命教育取代生涯規劃。
5. 檢討現行教育制度,特別是測考制度。
6. 推廣多元教育出路。
7. 提議制訂青少年政策。
8. 建議成立更高層次的跨部門小組全面剖析並應對學生自殺問題。

觀乎字眼,民間聯席算是客氣,一個學年突然有71位學生自殺,的確需要深入而寛廣的調查硏究,雖然死者已矣,但人命關天,必須要尊重生命。根據社會福利署公布對學生自殺的統計研究,自殺原因為學校功課問題和對未來前景擔憂的百分比於08/09年度和10/11年度一直分別高企50%和51.4%,這些數字切實反映香港教育系統和社會明顯給予青年人難以承受的壓力。

拿着委員會這份百多頁報告,把71位已經輕生學生的原因歸咎個人問題,而說跟教育制度沒有直接和明顯關係,證據和詳盡分析欠奉,對學生自殺問題更無實質解決方法和附有時間表的行動計劃。之後又突然做出跳軌式推論,就教育制度如何標籤及扼殺年輕人的多元發展,提及教育制度整體上應重視非學術範疇的成就,委員會建議教育局考慮檢視教育制度某些元素。另外,報告說要加強守門人訓練,卻完全忽視現今教育生態之下,最能當守門人的教師已被現時學校生態及教育現場的情況弄得疲於奔命,報告好像把責任諉過於教師。而最難聽的是,青年人未有做好壓力管理,需要加強訓練。這個說法,不就是怪責受害者嗎?與其隱晦地承認制度有問題而防止學生輕生,不如檢討制度有否讓他們活出生命的價值和意義?

這份報告,連中學生通識科的獨立專題硏習都不如,欲言又止、輕描淡寫已是較給面子的評語,根本對不起死去的71位學生,更不用說顧及曾經尋死而被救回的一羣正接受教師、社工和醫護人員照顧的學生,看不到報告有多尊重和着緊生命。委員會由教育局委任,但整份報告教育局需要跟進的部分不到三分之一,反而食物及衛生局和勞工及福利局需要跟進和加強的工作比教育局還多!說不是教育局有意推卸責任,應該很難令人信服。

至於吳先生,報告實質有提及需檢討教育制度,只是表達方式沒力度,但這位政府負資產的高官竟然斷章取義解說成問題非源於教育制度!此人不是理解能力有問題,就是心腸歹毒。說幾句如:「報告很全面,教育局重視生命,需要時間消化,稍後再向公眾交代回應措施,務求令每學年學生自殺數字降之零。」既得體,又有承擔,不是好得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