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d193cf97314f12a678b6dd77b36a78

【從康橋之家看香港社會的流弊】 文:JY @進步教師同盟

葵涌私營殘疾院舍康橋之家最終不獲社署續牌而落幕。雖然今次社會福利署利用了最低度的手段,回應了社會對有關院舍的各項爭議。但當我們看看在康橋之家發生過的事:少年自閉症院友自殺、智障院友疑被性侵犯等等,結局竟然是律政司以相關證人無法在法庭作證而放棄起訴,想到此等行為在香港可能會繼續發生,無聲吶喊,卻是每每不受重視,有良心的香港人又哪會有放鬆的空間。

今天社會的荒謬之處,在於權貴選擇以和稀泥的手法,處理當前的問題,對於問題背後的事實、形成問題的原因不聞不問,更遑論解決問題的方法。就以早前一名大學生輕生一事作例子,教育局局長吳克儉首先衝出來說是因為欠缺生涯規劃之過。吳局長當時的說話如下 : 「其中一點,點解大學生讀書讀得辛苦,終於入到自己心儀大學,讀到覺得自己有興趣的科目,問題是他之前幾年揀了一科,未必是自己興趣、自己強項。但揀咗之後,自己對自己的期望,屋企人對自己期望,周圍朋友對佢期望,三重壓力之下,一有唔舒服的事,佢就頂唔順。呢個係其中一點,所以點解咁重要呢,生涯規劃教育。」社會輿論譁然。數天之後檢討學童自殺的委員會報告公布沒有相同結論,吳局長的回應竟然是「我沒有說過相關的言論」,一句就可以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而檢討學童自殺委員會有關檢視香港教育制度的部份,就因為局長失言而被奪去應得的鎂光燈。

也許香港擁有大量有如自詡「白宮發言人」級別的智將,太懂得怎樣利用政治化㛇蒙混過關。利用一樁醜聞來掩蓋另一樁醜聞,對「做實事」完全沒有興趣,卻強充是「做實事」之流。康橋之家理應早被「釘牌」,但在社會福利署巡查院舍的制度下卻可蒙混過關。康橋之家的經營者理應承擔應得的法律後果,但隨著經營該院舍的有限公司結束,一切大有機會不了了之。

社會福利署早知現行巡查老人院及殘疾院舍制度的流弊,不但不願意改善,而且每每因資源不足的問題,繼續向得到認證的「甲一」`「甲二」級院舍買位,而不願意真正花資源增加符合標準的院舍,來應對人口老化及對院舍服務增加的問題。

同樣,教育局局長面對學童自殺,不承認現行教育制度的流弊,反諉過生涯規劃不足。在其他國家及地區的教育制度之中,生涯規劃是人生的規劃,並非單純的擇業問題,就是在未來人生的順位、優次排序,都是生涯規劃的一部份,可是我們的現行制度完全置之不理。一個捨本逐末的政府,一個只懂追逐極短線表現的社會,又如何能言將來?

也許,在康橋之家輕生的自閉少年,展現的就是那種試圖尋找出路的努力。輕生不是出路,但在尋找出路之前,若從來沒有解決根本問題的話,問題最終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