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寫的「香港歷史」?

2332210991_6b8e65861d_b

配合《通識教育科 課程及評估指引》「今日香港」主題:
主題 3:身份和身份認同
備註:身份及身份認同,並不只是一個標籤,它不能脫離歷史。這不只是說身份認同是歷史産物,而且,身份認同總包含著歷史意識、歷史書寫的影響,例如,「香港人」從哪裡?這個群體與過去殖民者的關係,以至與中國的歷史連繫(或割裂),都構成了身份認同的重要部份。因此,了解不同歷史書寫的差異與衝突,就是了解身份認同的第一步。

引言
長久以來,「香港歷史」都是香港以外的人書寫的。包括英國殖民者,以及回歸前後的官方史家,當中具有各自的政治目的。同樣道理,近年開始有香港人宣稱以「香港主體性」來寫歷史,有著不一樣的政治關懷。因此,歷史書寫與政治想像及計劃,總是分不開的。香港特別之處,在於本土歷史書寫開始得很晚,經歷了一百多年的殖民史,以及十多年的「回歸」歷程,才開始產生以「本土」之名的歷史書寫,以及其政治計劃。

英國殖民史學:香港由「漁村變成國際大都會」
早在1890年代,已有英國學者出版有關香港歷史的書籍。整體而言,英國殖民史學的主要論調是香港怎樣在西方殖民主義的文明管治之下,由一個小漁村發展成繁榮的「東方之珠」,長久以來,這種傾向歌功頌德的描述成為口耳相傳的「香港歷史故事」。舉例說,具有重要的符號意義「小漁船」,於不同場合、媒介都能發現其蹤跡——若你參觀香港歷史博物館,一進場必先看到一艘捕魚小船,然後是以不同展品帶出香港如何逐漸變成國際大都會的歷史。此外,每晚接載遊客暢遊維多利亞海港的中式帆船「鴨靈號」,根據旅遊發展局的推廣文案指「(遊客)可以登上「鴨靈號」,感受昔日香港從樸實的漁村,發展成洋行大班雲集的商業中心這段傳奇歲月」。

誠然,英國殖民史學觀多強調英國對發展香港的貢獻,以西方帝國主義的宏大視野來書寫香港歷史,相對忽略了華人地位和重要性,香港的當代成就是西方殖民使命的延續,是殖民轉化為現代化管治的體現,包括引入自由貿易、人道管治以至自由民主等等。這種觀點延續至今,例如歷任特首和財政司司長如有提及香港故事之時,都有保留「漁村變成國際大都會」這樣的殖民主義者調子和正面描述來講香港的歷史特性,可見英國殖民史學的政治影響力也相當深遠。

練習:找一篇香港特別行政長官(任何一位)的演講(例如施政報告),集中分析他有關香港歷史的部份,試找出英國殖民史學的元素。
討論:北京政府認為特首都是「愛國愛港」,非建制派議員認為特首是親北京政府的,為甚麼特首的演說裡會有英國殖民史學的元素?

回歸前後的中共官方史學
香港人未必熟識國內學者所寫的香港歷史,但早在1950年代,國內學者已出版有關香港的歷史資料,但內容較少和比較雜亂,亦多為中共官方社會主義宣傳的一部份。1980年代起,國內研究香港的歷史的學者增多,較系統地編纂香港歷史。有別於殖民史學,國內學者把香港歷史置放在「民族史學」的框架之下,成為中國的民族史學的其中一部分,呼應香港「九七回歸」,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作為中國政治正統。

中共官方史學強調華人對英統治者的反抗,以及英治期間的社會不公等問題;相對上,重視華人(尤其是精英階層)在香港經濟及社會發展的重要性。

練習:找一篇中國官員的演講(習近平、李克強、李飛、王光亞等等),集中分析他有關香港歷史的部份,試找出與中共官方史學吻合的地方。
討論:中共官方史學與英國殖民史觀在論述香港上有沒有相似的地方?

「本土」之名的香港歷史書寫
近年強調「本土」觀點的歷史書寫比之前要多,包括蔡榮芳的《香港人之香港史 1841-1945》,細緻探討戰前香港華人精英及工人階層的獨特社會位置及政治角色,與現代中國政治匯流與分歧;Steve Tsang在《A Modern History of Hong Kong》中較著重寫香港特有的政務官系統;鄺智文寫香港華籍英兵的《孤獨前哨》和《老兵不死》等等。這些著作強調香港的獨特發展及角色,與西方殖民及現代化路徑,或現代中國革命建國歷程,既有重疊亦有相異之處。

例如,19至20世紀上半期的華人精英(如何啟、伍廷芳、周壽臣等),殖民史學強調他作為高等華人,溝通香港華人與殖民政府的角色。而早期「中共官方史學」把他們貶之為「買辦階級」,後期則重視他在現代中國「改革—革命」中的角色,包括何啟與維新派接近的改革方案,何與孫中山的交情及合作,周壽臣與晚清及國民政府的政治關係等等。但本土觀點則著重他們的本土複雜性,包括他們作為殖民地裡的華人代表,日漸在20世紀初與勞動階層、左翼政治團體的政治衝突(如1925年的省港大罷工),以至他們跨越港英殖民及現代中國政權的政治事業及大計,以及夾於各種政治文化認同之間矛盾處境。

除此以外,隨著近年的中港矛盾問題不斷湧現,有部份論者不只關注本土,還基於要追求特定的本土主義政治議程而書寫歷史。當中比較著名的例子有「香港城邦」論及「香港民族主義」,皆強調與中國政治及文化認同的分殊及區隔,重新撰寫本土主義或香港民族主義的歷史,究顯香港的主體性。例如,陳雲結合南宋至清初的南遷漢人,以及清末至戰後逃避中原政權及禍亂的難民,以「遺民」作為書寫歷史、打造香港人文化認同的中心(陳雲,2013)。徐承恩以嶺南陸上及海洋族群的各種歷史經驗,追索香港民族源流,突顯與中原或中國的衝突矛盾與相異(徐承恩,2015)。

練習:找一個歷史主題,例如難民、英國統治香港的成敗,或找一個你熟悉的香港當代事件,分析一下陳雲或徐承恩與英國殖民史觀、中共官方史學有甚麼不同論述及評價。

延伸閱讀:
張少強,2014,<⾹港史與⺠族主義>,《思想⾹港》第五期,,2014年11月。

2015,<【文化籽】港人自主 重編香港史>,《蘋果日報》,
,2015年5月15日。

鴨靈號

王宏志。2000。《歷史的沉重 :從⾹港看中國大陸的香港史論述 》。香港:⾹港⽜津⼤學出版社。

鄺健銘,2015,<被遺忘的香港記憶>,《立場新聞》,2015年3月13日。

林立志,2016,<重奪我城歷史,港人才能重奪自主>,《香港獨立媒體》,2016年10月7日。

2016,<2016 年初中中國歷史科課程修訂爭議>,《香港電台通識網》,2016年10月3日。

進步教師同盟,2016,<初中中史科課程修訂未解之疑>,《立場新聞》,2016年10月3日。

徐承恩,2015,《鬱躁的城邦:香港民族源流史》,香港:圓桌文化。

陳雲,2013,《香港遺民論》,香港:次文化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