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手記】考試就是萬惡?

 

f23a1f810595a149ef857bf1303b1290

文:陳家祺

立法會選舉臨近,社會上部份人士因為不同原因,都對香港的教育議題發表不同意見。這當然是好事——教育作為一個重要的公共議題,各方不同持份者的投入、意見交流是相當重要。

而在眾多對香港教育的意見中,相信為數不少都是圍繞考試制度的問題。「填鴨式教育」、「考試導向」、「死背書」、「高分低能」、「考試壓力大」、「求學不是求分數」等等與考試相關字眼,頗常會出現在本港的教育評論中。不過,我們必須避免跌入一個部份人士設置的陷阱:既然考試給予學生這麼大壓力,那就乾脆高度簡化考試評級(例如只給予「合格」與「不合格」兩級,再把合格門檻調低)、甚至是取消考試吧!

不過,把考試評級高度簡化甚至取消考試,即時的影響應該是部份學生會失去學習(個別科目)的誘因。也許我們需要承認,對部份學生來說,要他們明白學習的意義並不容易,而考試成績作為外部誘因,可以成為推動學生學習的短期措施。

但成績作為學習誘因,並不是筆者認為考試最重要的存在價值。事實上,考試本身是評核學生能力的一種工具,而評核本身是教育的重要一環。評核過於粗疏甚至沒有評核,我們難以有效量度學生的學習果效,從而按他們的學習成果分配有限的資源(例如語文能力較強的學生,可以有較大機會入讀名額有限的法律學位課程)。同時,我們也較不容易量度教師的教學效能,從而找出教學(以及包括策劃等其他範疇)的良好做法,以供教育界其他同工參考。

當然,這不代表現行的考試制度是完美無瑕。也許我們應做的,不是部份人士簡簡單單提出的取消考試,而是把考試制度進一步完善。例如,考試的評核目標及評分準則在知識、技能方面都要非常仔細而清晰,好讓學生與教師在學與教的過程中,更容易掌握要求(當然,這些要求並不能與課程目標不能有所違背);又例如,考試的形式可以更多元化,讓不同特質的學生可以按其所需,展現出學習成果。可惜的是,似乎坊間對考試的評論,都較少討論這類技術細節,這些我們都必須注意。

至於對在現有教育制度下(即使我們怎樣去改善考試制度)被定義為能力較差的學生,社會又應該怎樣處理呢?筆者記得曾經在大學讀過一個科目的教授提到,在美國或其他歐洲國家,學生在高中後的考試中即使成績未必最好,但他們仍可選擇大學以外的出路,例如是一些社區學院、理工學院等等,然後在這類學院中畢業後,仍可憑其專業或半專業的技能,找到不錯的工作、可以過不錯的生活;但是,在香港,可能是因為經濟結構、社會文化、生活成本等等的設定下,考不到入大學的學生便相對有較困難的前景。這種說法在現時香港社會是否仍然適用,可以有待考證,不過也許可以讓我們思考學生學習壓力、處理學習差異這類問題時有點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