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三歷史最後一星期的課

【文:賴得鐘 @ 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

中三 History 最後一個星期,教的是自編的香港史。最後兩個課題是港人身分認同的形成和過渡期香港政治發展。課時很趕,只在其中一班有多點時間談多一點。

一、說到身分認同,跟學生提到我那五十年代由內地來到香港的父母。我說:「如果我今天問我阿媽,妳是中國人還是香港人只能二擇其一,她一定答是中國人。她在大陸出生和成長才來到香港,當然感到是中國人多於香港人;對我自己而言,在香港出生和成長,會感到是香港人多於中國人。」

說完了,自己再想一想,我父母那一代不可能與他們中國的根源切割。那今天若有人說要跟中國完全切割,是要社會與他們這一代都切割、把他們流放荒島嗎?他們是不折不扣的香港人,你要跟香港人切割、甚至是建立今天所謂香港文化的這一代香港人切割,那這些人說要建的國是怎樣的國?

二、說到八九六四,順道談了堅持平反的意義。德國人早就屠殺猶太人道歉再道歉 (也是中三自編課題之一),因此也不會再做同類的事。然後跟學生說了內地女子趙威因為參與維權運動而被關入牢,還據說遭到性侵。看到這班中三學生很多面容扭曲,似是心中不忍。

班裏有一位很關心社運的女同學,傘運期間是學聯支持者,年初卻因梁天琦開始支持本土派。我說,正是北京政府不承認六四錯誤,即是他們可以心安理得地繼續做違反人權的事,包括趙威的事。與八九六四切割,建立的香港國是要罔顧北京政府對趙威這種不義嗎?說到這裏她表露出很困惑的神情。我沒有問她什麼事,但想她是思考到一些問題吧。

不敢說自己教了什麼。向來教學法是我的弱項 (我是用最傳統最單向最悶蛋的方法教 History)。惟希望自己以真誠向學生分享的想法能引起他們一些思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