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覆核:濫用「濫用」?

20160112152304_20160112-3

不知大家有沒有注意到「司法覆核」(judicial review)一詞,經常出現在香港的政治爭議呢?例如,最近便有人嘗試申請,就立法會財委會表決通過高鐵撥款進行司法覆核了。在這些爭議之中,有一種聲音經常指責申請人是濫用「司法覆核」。我們在「正與反」中看到,可以看到馮煒光與列顯倫(Henry Litton)的理據

司法覆核

首先,我們要認識一下,甚麼叫司法覆核。細緻內容可以參考英文維基

「司法覆核」是大部份有「三權分立」原則的民主政體也有的制度--司法機構可以審核立法及行政機關的行動,是否合乎法律原則及憲法(香港的憲法文件就是基本法)。

大家可以去想一想,市民犯法,有警察及司法機關去執法,但政府(不是指特首個人)做了一些違反法律原則的政策及措施,誰去管呢?負責監察政府的立法會,若在通過撥款或法案的過程有任何問題,誰去管呢?這個時候,若有市民不服,原則上便可以去尋求司法覆核,該平日無權去管行政及立法的法官評一下道理。若行政或立法機關敗訴,它們便要修改政策或重新審議了。

這也就是三權分立中,司法機構可以監察行政立法的制度,亦是讓權力極大的行政機關有點制肘的制度。

濫用?

若我們仔細審視去年底至今年初有關「是否濫用司法覆核」,若我們仔細審視當中的理據,便會發現,批評有人濫用的人以個別個案為例,指出:
1. 這些個案沒有理據;
2. 造成一些負面效果,如浪費法庭時間及納稅人金錢;
3. 預設了申請人的不良動機。

首先看原因2,它本身並不構成濫用,因為,任何法庭訴訟必然涉及法庭的時間,若有法援,必然涉及納稅人金錢,但是否濫用,則要看原因1是否成立。

原因3,申請人的動機是甚麼,一般難以判定。例如,列顯倫認為,梁麗幗把特首列為「答辯人」(吳靄儀解釋,實情是特首在該案中是「利害關係人」,而非「答辯人」),是為了嘩眾取寵,增加自己的知名度。這只是一種猜測,沒有甚麼根據。亦有論者指,訴諸司法覆核的動機及原因,往往是因為異見者在行政機關及立法會中,找不到爭議手段。

至於原因1,我們需要仔細看不同個案的理據如何,這只能每個個案逐一研究及評判。而且,所有司法覆核申請,要獲得法庭批出「許可」(leave),即讓法庭看過是否有「合理可爭拗之處」,才可進行,若沒有,是不能獲得「許可」開案的,更無法申請法援。然而,正方(即認為有濫用司法覆核的情況)沒有指出,哪一案件法庭批出「許可」的理由不當。

再者,即使不獲「許可」,是否就是不合理,甚至是濫用呢?也可能是基於現在法例,政府不足以構成違法,而不是全無理據。

個別個案是否濫用外,濫用也涉及整個制度是否有漏洞,我們不妨從數字上看是否有漏洞之嫌。首先,取得「許可」的個案一般只有一半或以下。同時,申請人如要取得法律援助進行司法覆核,即使用公帑,需要經法援處審核方可;2014年,只有不足四分之一的司法覆核申請能取得法援。從這些數字及門檻來看,成功取得公帑進行司法覆核,不單不是「百發百中」,甚至連一半或四分之一也沒有,得到許可及取得法援其實並不容易。

教學活動建議

  1. 感受法院審理案件氣氛

去區域或高等法院旁聽,觀察及感受一下法院審理及爭議案件的氣氛及方式。同學不需了解案情,重點在於感受與觀察法院氣氛,老師亦應事前先提醒同學法院旁聽應注意的事項。參觀及觀察後,老師可帶領同學討論:
a. 法院的氣氛及議事方式,與立法會有甚麼不同?
b. 你會怎樣形容法院內的氣氛?
c. 控辯雙方說話的方式是怎樣的?
d. 法官說話的方式是怎樣的?
e. 如何及誰決議?
f. 這種議事及裁決方式對解決社會爭議有甚麼好處?它又有甚麼限制?

2. 代入司法覆核申請者的角色

選擇一個學生感興趣的司法覆核個案,仔細研究及討論,是否可以採取司法覆核以外的手段爭取或反對。你認為申請司法覆核者的動機是甚麼?(近年案件可參看此,再在網上找該案件的詳細資料)

延伸閱讀

每日專題,今日香港,司法覆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