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貓城記(下)

1044555_10153457572794833_864857412213269593_n (1)

文:曾瑞明

如果學校全無意義,每天只上演鬧劇和笑話,那麼為什麼還有人願當校長與教員呢?老舍問得很妙。

「這得說二百年來歷史的演進。你看,在原先,學校所設的課程不同,造就出來的人材也就不一樣,有的學工,有的學商,有的學農……可是這些人畢業後,幹什麼呢?學工的是學外國的一點技巧,我們沒給他們預備下外國的工業;學商的是學外國的一些方法,我們只有些個小販子,大規模的事業只要一開張便被軍人沒收了;學農的是學外國的農事,我們只種迷葉,不種別的;這樣的教育是學校與社會完全無關,學生畢業以後可幹什麼去?只有兩條出路:作官與當教員。要作官的必須有點人情勢力,不管你是學什麼的,只要朝中有人便能一步登天。誰能都有錢有勢呢?作不著官的,教書是次好的事業;反正受過新教育的是不甘心去作小工人小販子的,漸漸的社會上分成兩種人:學校畢業的和非學校畢業的。前者是抱定以作官作教員為職業,後者是作小工人小販子的。這種現象對于政治的影響,我今天先不說;對於教育呢,我們的教育便成了輪環教育。我念過書,我畢業後便去教你的兒女,你的兒女畢業了,又教我的兒女。在學識上永遠是那一套東西,在人格上天天有些退步,這怎樣講呢?畢業的越來越多了,除了幾個能作官的,其餘的都要教書,哪有那麼多學校呢?只好鬧笑話。輪環教育本來只是為傳授那幾本不朽之作的教科書,並不講什麼仁義道德,所以為爭一個教席,有時候能引起一二年的內戰,殺人流血,好像大家真為教育事業拚命似的,其實只為那點薪水。 」

看到這一段,心都痛了。教師本身是社會改革的參與者,還是社會制度的複制者?要測試自己的答案,不如問自己一個問題︰「作官與當教員有沒有分別?」官有官威,教師也有「教威」。最重要的是將一套東西重複一生,當成真理那樣持守︰在學識上永遠是那一套東西,在人格上則天天有些退步。這就成了老舍所說的「輪環教育」。大家不關心教的是什麼,是否脫節,是否為政權塗脂,其實只問對「我」有什麼好處。

「原先的學校確是像學校的樣子,有桌椅,有財產,有一切的設備;有經費的時候,大家盡量賺錢,校長與教員只好開始私賣公產。爭校長:校產少的爭校產多的,沒校產的爭有校產的,又打了個血花亂濺。」

教育工作者還成了商人,心思都放在買賣。學校被當成「新式的飯舖」。用現在的話說,就是「教育商品化」了。

你要逃離制度嗎,還是講錢︰「學校裡既沒有教育,真要讀書的人怎辦呢?恢復老制度——聘請家庭教師教子弟在家中念書。自然,這只有富足的人家才能辦到,大多數的兒童還是得到學校里去失學。」

「其實教育的本意是什麼?「你問,這新教育崩潰的原因何在?我回答不出。我只覺得是因為沒有人格。你看,當新教育初一來到的時候,人們為什麼要它?是因為大家想多發一點財,而不是想叫子弟多明白一點事,是想多造出點新而好用的東西,不是想叫人們多知道一些真理。這個態度已使教育失去養成良好人格和啟發研究精神的主旨的一部分。」為了人格、明理,好東西和真理。如果年輕人展露這些特質,我們要嘉許他們。如果他們這些特質都沒有了,那一個地方也就沒希望——就這麼簡單。是否挑戰權威、是否冇大有細,是否守秩序——全屬離題。

 

當然,我們不是要將年輕人美化。年輕人的激動和衝動可以有很壞的影響。老舍先生一早看出,年輕人去哪個方向其實是受社會風潮影響,受老師影響。如果老師盲目不仁,貪得無厭,學生也是。如果社會率獸食人,我們也可以預期學生也會是小野獸,和大野獸一起張牙舞爪。

讀讀這段話︰

「你看見了那宰殺教員的?先不用驚異。那是沒人格的教育的當然結果。教員沒人格,學生自然也跟著沒人格。不但是沒人格,而且使人們倒退幾萬年,返回古代人吃人的光景。人類的進步是極慢的,可是退步極快,一時沒人格,人便立刻返歸野蠻,況且我們辦了二百年的學校?在這二百年中天天不是校長與校長或教員打,便是教員與教員或校長打,不是學生與學生打,便是學生與校長教員打;打是會使人立刻變成獸的,打一次便增多一點野性,所以到了現在,學生宰幾個校長或教員是常見的事。你也用不著為校長教員抱不平,我們的是輪環教育,學生有朝一日也必變成校長或教員,自有人來再殺他們。好在多幾個這樣的校長教師與社會上一點關係沒有,學校裡誰殺了誰也沒人過問。在這種黑暗社會中,人們好像一生出來便小野獸似的東聞聞西抓抓,希望搜尋到一點可吃的東西,一粒砂大的一點便宜都足使他們用全力去捉到。這樣的一群小人們恰好在學校里遇上那麼一群教師,好像一群小餓獸遇見一群老餓獸,他們非用爪牙較量較量不可了,貪小便宜的欲望燒起由原人遺下來的野性,於是為一本書,一個迷葉,都可以打得死屍滿地。鬧風潮是青年血性的激動,是有可原諒的;但是,我們此處的風潮是另有風味的,借題目鬧起來,拆房子毀東西,而後大家往家里搬磚拾破爛,學生心滿意足,家長也皆大歡喜。因鬧風潮而家中白得了幾塊磚,一根木棍,風潮總算沒有白鬧。校長教師是得機會就偷東西,學生是借機會就拆毀,拆毀完了往家里搬運。校長教師該死。學生該死。學生打死校長教師正是天理昭彰,等學生當了校長教師又被打死也是理之當然,這就是我們的教育。教育能使人變成野獸,不能算沒有成績,哈哈!」

學生當然是要要管教和引導的。但教育工作者應將更多的心思放在對社會和自身的關注。教師可以改變學生,只要教師改變自己,「不糊塗」就可以了。因為貓國的死穴就是人們「糊塗」——警誡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