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說出口的十年

20151222-680x330

十二月廿日,進師盟舉辦電影「十年」分享會,放映後有導演與觀眾交流的環節。無意劇透,只略作簡介,「十年」由5套短片組成,分別由5位導演以迥異的手法處理,講述虛構的2025年香港。分享會後走到戲院外,潮濕的空氣令人壓得胸口有點屈悶,有觀眾還哭腫了眼。回家的路上,就是思絮紊亂,需要時間理順每天看到的現實是甚麼一回事。

回歸18年,甚麼50年不變全是空話,權貴的嘴臉固然令人失望,但身邊一些親朋戚友對社會不公義的反應更令人嘖嘖稱奇、搖頭嘆息。曾經出席舊同學晚飯聚會,位位已是醫生、商界管理層、lT界巨人等等,有車有樓有妻兒,生活幸福快樂。席間討論起香港政制改革,無不說中央不會給香港真普選,爭來也沒用,大家要順從大老闆意思⋯⋯

實在看不過眼:「我作為老師,你們作為父母,請問會否跟小孩子講不用知書識禮、做人不用有夢想、不用講究原則,將來只需看老闆臉色做人便可?會不會?大家不會這樣教導孩子,但為何你覺得這樣活着是應份?更何況政府與人民,究竟誰才是老闆?」所有人面面相覷,然後默不作聲埋頭大嚼好幾分鐘。

常聽人說「平庸的惡」,其實春秋時孔子已經說:「鄉愿,德之賊也。」(《論語.陽貨第十七》)鄉愿,就是指同流合污以媚於世的態度和行為,孔子認為似德非德,其實亂德,不分青紅皂白,甚至助長別人為惡,所以是可恥的行為。說到左右逢源的老好人,正常的香港人心頭必定浮起某些人的樣貌。

作為一位老師,不敢說道德水平特別高,但絕不會對社會的不公義充耳不聞。這條路不易走,當面對每年班房裡每張不同的面孔,堅持為不公義發聲不是甚麼偉大事情,只不過是希望我們的下一代有龍應台女士所說的免於恐懼的自由。難道這樣有錯嗎?不能視而不見,不可昧於良心,只不過不想做德之賊而已。

誰說必定有十年命,明天已經可能飛來橫禍,十年之後的香港是甚麼世界大家都只能用想像力吧!不過,肯定今天的香港已經不能再敗壞了。大家不要鬆懈,我們要繼續努力!

文:陳為建 @進步教師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