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與「純樸」:一名師訓老師看實習學校的師生服飾

student-teacher

時光荏苒,轉眼間已是大學三年級。過去兩年,我離開了中學的校服世界,投入大學自由自在的懷抱。在大學裡,每天上課的服飾全都是自己決定,再沒有老師說我們男生的「頭髮不准蓋眉」,亦沒有老師說女生的「校裙必須及膝」。教育學院的本科生,當然也不例外。

然而,按照個人喜好的打扮,隨著教學實習的到來,起了一些變化。三年級的主修課,乃主修的課程與教學法。任教的教授頗為嚴格,第一課上課前,同班女同學走進課室,教授即會上下打量一下,嚇得女同學心驚膽跳。上課的第一句,不是講解科目大綱,而是:「看來大家下學期實習前,要『執執』短裙仔同髮色呢」!

教授以前教過中學,當中更是傳統的教會女校,相當了解中學師生的服飾儀容。雖然教授只是善意地提醒,卻為同學帶來很大煩惱:實習終究是實習,需要那麼嚴格?過去兩年,大好青春展示人前,卻要為兩個月的教學實習而改變?以前唸書時,老師都可以自己決定服飾,為甚麼去實習在不能?

我將同學的不解收藏於腦海中,直到下學期實習的第一天。

同期實習還有其他院校的女生。二十出頭的年青人,染髮是很普通的事。然而,她的啡色頭髮卻引來負責訓育的副校長「勸戒」:原來該校一直嚴禁老師染髮甚至電髮,希望為女同學們立一個純樸的榜樣。翌日,該女生就把頭染回黑色,一隻在資深老師眼中,唯一純樸的顏色。

「榜樣」兩字,縈繞在我的心裡。在資深老師眼中,老師是學生的榜樣,那怕是年青的老師,只要進入學校,就要讓學生信服。而令學生徹底心服口服,就是自己都要遵守對學生的規矩。眼見同齡的大學同學,相比起教育,沒有一個專業課程的實習培訓,對髮飾規定那麼嚴格。青春在我們這批主修教育的本科生,看來要在進入學校的實習期間,擱下一段時間。

想不到,連我這名男生也有「遭殃」時候:沒有對學生嚴格執行校規。

我是一個不拘小節的人。從前唸預科,我時常因溫習課業及籌備活動而沒有剪髮,訓育老師也沒有干預或懲罰。直到現在,當我進入課室,成為準育人之師時,原來除了培養優實的教學外,還要執行校規。

我任教的班別屬中下程度,學生的學習動機較低,也較「反斗」。男生有時不修邊幅,不打領呔;女生也刻意不束起長髮。也許我是實習教師,他們愈敢「放肆」,但另一方面,我認為在上課過程中,我基本上能引起他們基本的學習興趣,課堂氣氛亦不錯,學生總算學到知識。

然而,這個「反斗」情況卻被原任老師看到,隨即又惹來一些「指正」。他跟我說,一名好的老師,必須始終如一,不能因為與學生混熟,而忽略教導他們遵守校規的重要性。其實我十分認同教師必須執行校規,否則校規形同虛設,然而,我認為只要學生對我有基本的尊重,沒有影響課堂進度及其他同學學習,則可讓他們放鬆一點。畢竟中學生都想在自己生活的校園,有多一點的自由。

經過此「兩役」後,我每天出門前,都會注意自己的衣著及髮飾,是否符合學校的標準,更準確地說,是學校對學生的標準。雖然只是在短短一個多月擔任實習老師,然而學校對我們的要求,卻比對學生的要求更為嚴格。同時,某些學校對老師處理違規校服髮飾,亦相當執著。

對於我這個未來希望從事教師工作的師訓學生,學校除了是實踐教學知識及方法的地方外,更是一個讓我清楚知道學校是執著「規矩」的地方。那管你在大學是「十八廿二」,以「教師」身份步入學校、課室,你就要打扮成一個與學生有距離之餘,亦需要成為純樸模範的「榜樣」。

梅寒
正受師訓的準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