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世界

Feature-UmbrellaD

文:女乃(大學一年級生)

作為學生,雨傘運動對自己影響極為深遠。簡單而言,我認為世界變得更為奇怪。

運動之初,身旁的同學都冷眼旁觀,說要應付文憑試,把時間都投放在自修室,稱其他事往後再談。直至催淚彈投下,旁人才「醒覺」,開始關心事情發展,在社交網絡上各人討論事情去向,又用即時聯絡軟件互相轉發現場情況,時時刻刻都留意著。很多人把自己facebook的個人頭像換成黃絲帶,身上又添上黃絲帶,更會特意到佔領區,拍下照片,寫下一段段文字,為運動寫點鼓勵的說話。

運動最明顯的影響,就是把本來不懂政治的人,在數晚之間,變成運動參與者。這本來是不錯的情況,喚起市民去留意運動,但我相信不少人會發現,這只是一波風氣,之後,事件重回日常。運動後段,旁人身上的黃絲帶都已除下,頭像亦已換新。雨傘運動過後,不少同學問我仍舊別上黃絲帶的原因,更有人說「潮流」不再,要快些除下。

運動雖然完結,但我認為身上的黃絲帶並不可因而除下。黃絲帶是代表爭取真普選的希望,而不是延長佔領時間的希望。至少這是令我掛上黃絲帶的堅持。

入讀大學後,眼見同學對政治仍然不為所動。學生要投票選出校董會的學生代表,很多同學都沒有重視自己的投票權,不理會候選人的參選政綱,不理會投票的重要性,更沒參與投票。難得投票的機制較民主,即是全日制學生皆擁有被提名及投票權,但不少同學即使曾參與運動,仍未懂得運用手上的一票,仍未了解可以享有民主都是難能可貴。數萬人千辛萬苦冒着風雨、走到街頭進行公民抗命,但身旁同學仍未懂得民主的必要條件是親自參與公投。

運動本身的影響力可以十分大,雖然或未能影響較被動的一群,但仍然不少人可以看到世界的異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