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還在讀大學的之鋒生日賀書—探討少年英雄如何保初心

還在讀大學的之鋒,

在你十九歲生日的這一天,給你寫了這封生日賀書,除了祝賀你生日快樂,想談談這三年你的成長,從那朝未夠秤到今早的司法覆核,並且探討一下少年英雄如何保初心。

一)回顧這三年

RogerGPhone還記得2012年7月29日反國教遊行之前的周四,我在你臉書邀請來中文大學學位教師文憑課程分享,你應邀到臨。休息時,排隊跟你拍照的老師搞了半小時。當時我即想起這句話:「自古英雄出少年。」漢語詞源有解:「英者,才華出眾;雄者,強而有力。」

因為探望我的學生──你的老師,有天我到貴校,留到放學時在你課室外等你,下課出來的同學說:「你今天無返學,在家打新games。黃之鋒時時都這樣的。」

2012年9月反國教佔領公民廣場的十天,我身在港外,因早安排了那一周到北京講學。回港下機,放下行李,便立即跑到公民廣場,一邊whatsapp你不要退場,要借勢直踩。到公民廣場時,你和其他盟友在開會,之後宣布階段成功:「擱置強制國教科,退場。」從此,學民思潮揚名香港。

2013年,學民思潮轉戰政制改革。在佔中運動的開初與特首選舉的方案中,學民思潮提倡公民提名,把普選準則「提高」。其實,當時在民運人士與學者中間,是有被認為不切實際的,但大家又不敢公開反對。後來,在2014年6月佔中公投的最高得票的三個方案,都包含公民提名的元素。

2014年年中,你應邀到我們的教會分享信仰成長與公共參與。完時,我開車送你到城市大學要趕著狙擊政務司。車上閒聊,正如不少同齡的年青人,你關心HKDSE快將放榜,還有報U升學等事。

時間一轉,轉到831人大落閘後、學聯罷課周的第四天,2014年9月26 日中學生罷課日。我在第一天 923講學,在926五時,命運自主台上宣布成立「大專講者到中學講學的公民義教團」。到了晩上十時半,你代表學民思潮加上學聯,重新佔領公民廣場。之後被補和被惡待,上五萬人到來支援。 928零晨一時半,佔中正式提前啟動。同日下午 5時58分,警方發放催淚彈87枚,觸發佔領79天的雨傘運動。細節留在後話。

79天的佔領一周年了。2015年9月3日,在理工大學你們五方平台的四位領袖同場反思《雨傘運動的成敗得失》,你是當中最年少的一位。我當日在台下提問了三個問題,其中之一是如何評估及連結第三線、第三圈的領袖。因為我也不過是第三圈的運動員。另一題是關心「運動員」的修養,我們以後有機會再談。

二)實踐、經驗與理論的循環 

自古少年出英雄。

我回想自己近二、三十年所作的若有任何理想的堅持,都可以追溯到在大學時期所建立,正是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的18-22歲。

還記得831人大落閘後簽名的五百多學者,及至923到926一零八個「罷課不罷學」的學者,當中許多都是在大學時期相識,理想情懷在當時已經交心了。所以,當中一呼百應,我也是這樣心心相印地被牽引進入了這個時代的抗爭。以至近日,我們一同發起「學術自由學者聯盟」的組成。

在這些少年時期已經甚英、甚雄的新朋、舊友身上,我發現他們在實踐(Practice)、經驗(Experience)和理論(Theory)三者互動,都各自各精彩。而按我過去二十多年研究,「PET」三者至少可以出現六種循環方式,最容易明白的其中一種流程是:「讀書深化理論,從而解讀經驗,再強化社會實踐。」這些同代人,有不少是在這近三年不同的社會運動再領江湖。

不論在香港,或在大中華區,或在國際,你都被視為少年英雄,就算你出書聲明《我不是英雄》也沒有用。少年英雄的身邊,總會出現這三種人:

一.有人在崇拜你追隨你想你繼續做英雄,

二.有人在與你一同做英雄因無你唔成事,

三.有人在與你爭一日之長短做更英的雄。

你,打算如何保守你的心?

三)如何保初心?

我寫此信,會被他人誤解——正如你也常被人誤解:「Roger是在借黃之鋒的知名度上位。」其實,你每天也在面對如此人不互信、互相利用的世界。但願你有足夠的純粹交往,保守你的心。

我寫此信,是讓你依然相信,上主留下七千人,尚未屈膝於巴力的支持者還在撐你。而我,只是七千的其中一人。經過過去三年,相信撐你的已由七千,增至七萬,有天可能增至七十萬。若你的司法覆核成功令得參選年齡降至18歲,你會出選立法議會嗎?

從2012年9月首佔公民廣場到2014年926你號召重奪公共空間的公民運動:許多人如我者都站在第三線,有行動的無言者,依然默默地在撐,在撐你和你(們)所代表的公民運動。

如何保守我們的心?按聖經的教導:

「……眾人以為美的事,要留心去作。」(羅馬書12:17)

「你要逃避少年的私慾,同那清心禱告主的人追求公義、信德、仁愛、和平。」(提後 2:22)

過去三年,我見證你好像彌迦書六章8節的道一樣,你之行公義與好憐憫,是人所共睹的。能否繼續存謙卑的心與上主同行?怕的是能否繼續不會傲慢而能與有公心的人同行。

若你願意聆聽前人如何保初心,我願意與你分享,以下是我三十多年來的方法:「三五成群,結成不同的群組,各有關注,保守初心。」背後其實是有一套新亞理士多德理論作根據的。換言之,除了家人外,還要建立不同性質的群組生活:

  1. 讀書會(例如:精研政治哲學原典);
  2. 信仰小組(主流教會容受不到你,你可另建信徒小群一起祈禱,也可參加雨傘教會);
  3. 查經小組(例如:研讀約書亞記);
  4. 吃喝玩樂團(例如:打機);
  5. 公義朋友圈(例如:學民思潮);
  6. 強身健體友(例如:打波行山);
  7. 同學會(例如:公開大學學友社團);
  8. 校友會(組織志同道支持者聯盟籌款)。

總之,與不同性質的友好三五成群,借力保守你的初心。

若只有英雄事業的戰友為朋,很快就會一同陷墮:「上位與德蝕成正比」──我旁觀過不少泛民人士如是、社運人士如是、大學教授如是、教會牧者如是。

若你有興趣來中大群組,你可以來參加我們中大人的會社「搭食」。主修公開大學,副修中文大學,未嘗不何。例如,這個學期每逢周四晚上,我跟不同年代的學生同讀我們想讀的書。而今回是,從牛津語言分析哲學學派研發價值語用學。歡迎你參加,做回一個大學生,讓「不怕顯無知但渴求真知」的初心依然。

另外,今個學期周五晚上,我亦任教一個價值教育碩士課——〈通識教育科如何實現價值教育〉,其中一堂課會探討2012-2015這三年來之從反國教到雨傘運動,也想邀請你十月下旬,也即三年後再重臨中大現身說法。其實,我也難免心底裡在借用你的少年英雄形象。

「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言4:23)

祝願你的生日,初心依然。共勉之。

你的忘年之友

鄭漢文

(學生稱為Roger老師)

寫於2015年10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