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 一周年,遲來的一句多謝

攝:鍾靈|2014年10月15日,黃傘子山

攝:鍾靈|2014年10月15日,黃傘子山

文:馮智政(香港政策研究所研究員)

「教畜」、「黄色教師」、「通識禍港」…去年佔領運動之後,抨擊教師之聲不絕。由家長到立法會議員,都高調指摘學生參與佔領是教師之過。

未必每位教育工作者都對佔領運動持相同的立場,筆者自身亦反對佔領運動的理念與手段。但無證據無推論,就將一切學生問題歸咎於教師,甚至否定整個教育界的努力,絕不是一個成年人應有的態度。

在2015年中,我與中文大學教育學院唐欣怡博士深入訪問了近廿名不同學校與崗位、對佔領運動持不同立場的教師,以了解他們在運動期間的工作、感受與反思。雖然整個研究的成果仍未發表,但箇中一些小故事,可讓社會大眾較清楚明白教師去年運動期間的努力。

故事一:關鍵8小時

可能讀者不太留意,去年9月28日、戴耀廷啟動「佔中」當日是周日假期。 同日近下午3時,政府總部東翼外、添美道主台、夏愨道行人路、海富及統一中心已有過萬人聲援,並開始佔領主要幹道;至下午近6時,防暴警察在夏愨道與添美道交界發射第一枚催淚彈;到晚上11時,「佔領運動」擴展至旺角、銅鑼灣等地。

在周日晚上11時至翌日早上7時,這8小時內,全港大部份中學禮堂已準備開放予學生集會;教師編好集會崗位與角色;輔導教師與社工準備分享;更重要是,校方同時確保課堂正常運作。在「佔中」後第一個上學日,中學生可以自由選擇去禮堂罷課,或選擇繼續如常上課。校門外,大家都說『香港從此不一樣』;校門內,學生卻有秩序地抒發自已的感受和表達意見,而教師亦可繼續教學工作。

以上安排,全賴前線教師對事態作出即時而準確的評估,亦有賴校長們迅速的回應。雖然學校看似死板而僵化,但前線教師與學校領導層,在佔領運動中的應變是一流的。

「校長,我們明早應開放禮堂嗎?」有受訪教師在周日晚與管理層即時電話會議,分配教師工作。全港479所中學,為什麼大部份都能迅速反應呢?這必須感謝校長們的努力。看到電視畫面上的催淚彈煙硝,很多人會感到憂慮、憂心自已的前途。有校長看到催淚彈,卻想起校長班的朋友,然後立即從Whats’app 群組打聽其他校長如何處理。當晚,Whats’app 的校長群組遂成為最有效的跨校議會。因此,我們見到9.29每所中學的安排都相差不遠,亦因部份學校早前已有應對9.26罷課的經驗,而相類的罷課安排也成為了全港中學9.29的藍本。這8小時,學校的回應迅速而有效率,是防止更大混亂的關鍵。

故事二:珍惜師生間互信

受訪教師在佔領後,都重新體會到「以生命影響生命」的重要。不少前線教師與校務處在佔領期間,曾收過「亞Sir, 我個仔係咪出咗去瞓街?」之類的查詢。從訪談得知,不少學生抗爭時,不一定會如實通知家長,尤其對那些反對「佔中」的家長。在有些學生群組當中,「去旺角唱K」、「約咗人食飯」等成為了參與佔領的代名詞。

「我們是學生最後一群可信任的大人。」受訪教師明白﹐在社會運動中遇上學生是一件非常麻煩而且難以控制的事。

「佔中」期間,他們大可選擇對參與的學生視而不見、充耳不聞,把自已置身事外。整場運動造成不少家庭兩代撕裂。「學生坦白跟你說參與佔領,就是一份信任,我們要珍惜。」 不少受訪教師在課後未忘自已的職責,不論自已是支持或反對佔領運動,還是要關心學生安全,有的留了自已手機號碼,有的送學生上車後才回家休息,有的留了自已在佔領區內位置讓有需要學生求助。受訪教師都沒有鼓勵學生參與,家長與局方也盯著教師有否鼓勵學生參與。在平衡師生互信與學生安全,受訪教師在撕裂的社會氛圍下專業地履行自已責任。

總結:一句遲來的多謝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強調,老師應守法,行為要符合專業操守要求。教師及校長專業發展委員會(COTAP)在03年制定《教師專業能力理念架構》,當中學生發展範疇包括「與學生建立互信關係」與「學生關顧」,而基本價值上也有「弘揚師德,關愛學生」。我相信受訪教師是充份符合專業要求。誠如全國政協戴希立校長在兩會訪問所言,教師在佔中期間有協助學生回家,而老師基本上是使犯法的事減少, 部分對老師在佔中期間的評論並不公平。

一年過後, 我們欠了老師一句遲來的多謝。

 

(原題為〈9.28 一周年,政府與建制派還欠老師一句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