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的公民使命與校政民主化 (下)

攝:鍾靈|2014年10月17日,金鐘連儂牆

攝:鍾靈|2014年10月17日,金鐘連儂牆

文:梁恩榮(香港教育學院教育政策與領導學系客席副教授;管治與公民研究中心聯席總監

在分析學生參與校政方面,曾榮光教授提出了一個三維度分析框架,從「誰參與(Who)?」、「在什麼事務上參與(What)? 」和「如何參與(How)?」三方面來分析。由於本文只集中討論學生的參與,故此,以下的討論只集中在後兩維度。曾教授的兩維度圖表列如下:

Tsang-feature-ed

所謂「參與的深度」,亦即是「如何參與?」,是指參與者對學校事務的可控制程度。校內不同的羣體,對校政的控制可能有很大程度的差異:

一.     被知會:只獲通知政令的內容。

二.     制訂政策:在參與制訂政策方面,又可以分為以下不同程度的參與;

  1. 被諮詢:可對指定的問題提出意見。
  2. 諮議:可主動地選定問題並提出意見。
  3. 行使影響力:可透過各種制度化的途徑,以試圖改變既定的政策或使本身的意願得以實現。
  4. 決策權力:具有制度化的投票權,即可實際參與政策的制訂。

三.     闡釋及執行權:具有對既定政策作為闡釋及執行的權力。

四.      監督權:具有審核政策的闡釋及執行是否符合原定議決的權力。

五.      評鑒權:它與監督權的主要分別在於前者只是注重政策執行是否符    合原先的決定,但對決定本身是不作評核的;評鑒權則是指參與者有權評核決定本身是否正確,這基本上是指對政策所採取的方法以至目的加以評鑒的權力。

六.     制約權:即具有分發各種制度化的獎賞及懲罰的權力。

除了參與深度之外,校政參與還有所謂廣度(範圍)的問題,亦即是「在什麼事務上參與?」。依學校內各種不同的活動或問題,校政可分為不同的參與範圍。總結而言,依據上述校政參與的深度與廣度兩個度向,學生要參與校政,是可以作不同範圍及不同深度的參與。要注意的是,《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十二條是一個重要的參考指標。

近年(2012-2015),作者與數位同事在「優配研究基金計劃」資助下,進行了一個有關香港中學學生參與校政,特別是透過學生會參與校政的研究1。一些初步的結論如下:(1) 正如上述文献所云,一般而言,香港的老師對兒童權利和《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的認識相當缺乏。學校也是傾向重視提供和保護兩方面的權利,而忽略參與權和自主權。他們重視前兩者的因由,大都不是基於權利而是關愛。(2)雖然香港大部份的中學都有合乎民主程序,如由一人一票所產生的學生會,但大部份的學生會都只是「民主的裝飾」,因為學校並沒有與同學切實分享權力。具體而言,在參與的廣度方面, 學校傾向只在小事上,如課外活動、文具買賣等事宜放權,容讓同學有較大的决定權。但在大事上,如校規、校服的制定,則被視為禁區,極少會容許同學參與。至於在參與的深度方面,在制定重要的校政時,大部份的學校都是直接的將校方的决定知會同學;少數或會容許選擇性的諮詢,如學生會。這些做法與上述《兒童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二條的要求相距甚遠。文獻指這種「門面裝飾的民主」對培育學生民主文化有明顯的負面影響。我們的研究也指出,長期在這氛圍下成長,極可能培育出一種「對權力分配不公的現況,不加思考就接納」的認命心態。(3) 在論及校規被視為禁區方面,在此要一提《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二十八條(二),該條文指出:「簽約國應採取一切措施,保證學校校規之內容與兒童人權尊嚴不相違背,並保證遵照此條約之規定執行」。研究指出根本沒有學校,在制訂校規時,有參考《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四)另一令人担憂的結果是,相對於同學而言,老師對「門面裝飾的民主」的情況的覺察更為不足。這頗大的差距,對培育學生的民主文化可能有相當負面的影響,因為老師會因覺察不足而傾向保持學生會的現狀,不會作出改善,因而進一步強化同學的無權力感。

佔領運動後,部份同學的公民和自主意識,以及參與公共事務的意欲大增。這些期盼極可能轉移到日常學校生活,會要求更多參與學校管理和分享更多的權力自主,這情況可能令老師與同學間的差距擴大。若情況持續,恐怕會強化同學的無力感,不利於民主文化的培育;更嚴重的,或會引致部份同學反彈,惡化師生關係。故此,我們建議學校應主動與同學對話,以《兒童權利國際公約》為基礎,按照學校的具體情況,建立一個雙方都能接納,能有效回應同學己提昇了的自主意議的參與機制。最後,我以一位資深校長在一個相關的研討會的發言為本文的總結:「雨傘運動令學生關心政制,追尋社會問題成因。讓學生參與校政--再非『進取之個人風格』而是學校職責所在,以培育積極活躍之公民素質。」

願各同工共勉之。

 

這文章所載的初步研究結果是取材於:

Leung, Y.W. , Yuen, T.Y.Y., Cheng, E. C.K. & Chow, J.K.F. (2014). Is Student Participation in School Governance a “Mission impossible”? , Journal of Social Science Education, 13(4), 1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