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規的規則

文:麥鴻輝

社民連的議員在立法會擲蕉、掃枱。一位影藝名 嘴指責他們教壞「細路」,她說聽聞不少老師投 訴學生們有樣學樣,帶備不少鉛筆、擦字膠隨時 向老師發難(大意)。

反高鐵人士不滿高鐵撥款獲立法會通過,把立法 會圍堵,一位資深學者作出這樣的指責:「假如 今天我們可以接受以真民主之名,來衝擊被視為 不代表民意的立法議會,他朝到另一種主張的群 眾,圍堵一個由民主派取得多數的議會時,我們 便無話可說。」

兩位背景迥異的人士,看法卻同出一轍:不遵守 規則的行為,最終只會導致秩序蕩然。學者之言 的最佳註腳,莫過於近年泰國的亂象。先有黃衫 軍發動群眾圍堵首都,再借軍人硬生生把經過法 定程序當選總理的他信推翻。支持他信的紅衫軍 照辦煮碗,不斷發動群眾抗議,誓要阿披實落 台。泰國這例子,說明民主政體,還需配以尊重 規則的文化。種種經「合法」程序產生的政治結 果,無論得失,須坦然接受,不得輸打贏要,否 則國家、社會就會動盪不絕。

即使在公平的規則之下,輸了往往使人難受。眾 多落敗一方的球迷鬧事事件,可資說明;更何況 是在規則不公平的情況下,落敗一方更有大條道 理不服結果。一所機構、一間公司、一個團體的 規則,你不同意的話大可不作參與。但是國家、 社會卻不容你選擇。要求公民尊重規則,不輸打 贏要,首要條件是其律法體現了大多數人民的意 願。政策、法律都是經過一個民主程序而產生 的。這樣的一個國度,才有要求人民無條件遵守 法律的資格。在這樣的一個國度,破壞法紀才等 於不尊重他人,強加個人意志於別人身上。

至於在未能達致民主立法的社會,筆者也不是認 為人們便可以任意罔為:要去犯「規」的人還應 顧慮到自己的行動是否符合大多數人的意願和長 遠利益;要犯的法規是否是維繫社會的基本秩序 正常法規,抑或是袒護特權的惡法。

驚恐別人犯規的人,也應認識到社會的進步,往 往從犯規開始。中國的孫中山、南非的曼德拉、 印度的甘地,都是犯規之王。美國的民權運動, 肇於一位黑人婦女拒絕遵守巴士上的座位安排。 中國的農村改革,也始於農民的陽奉陰違。資訊 愈是閉塞,權力愈是集中,就愈需要以犯規達致 改變。反之在言論自由,權力分散的國度,說 服、宣揚足可改變人心,犯規就失去了認受性。 全局性的問題,需要全盤性的犯規(如革命、起 義)來解決。就算大局可以接受,也非不可以局 部性的、個別議題上的犯規促進社稷的改善。

與其令「細路」不看不聞不讀以免遭「教壞」, 不如讓他們思考認識犯規的規則,判斷甚麼犯規 是正當的、甚麼犯規是不當的。讓他們理解到不 應犯規時去犯規既然不該,但是在應該犯規時不 去犯規,亦是不該。讓我們新一代更多人能達致 到科爾伯格(Kohlberg)所稱的道德發展的最高階 段,不再是墨守成規,而是自覺服膺正道之人。

筆者行文至此,驚聞中大亞太研究所最新的調 查,發現超過四分一的受訪者贊成以激烈手法作 出抗爭,比兩年前的調查上升 4.5 個百分點。這 其實顯示愈來愈多人不願意遵守那些非體現人民 意志的法則政策。要使規則、法律再受到人民的 尊重,法規的制定機制,必須是公平的、民主的 (非官主的)。否則,秩序蕩然的責任,應由當 權者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