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被動的觀眾

文:陳寶珣

影像是一種戲法,每天瀏覽的手機、互聯網、 Youtube、電視和電影,裡頭滲滿製作者的設計 和目的,試圖影響觀者的感知,誘使你作出一些 他們所期望的判斷。在日常生活中,太多電影和 電視節目,令你不自覺依著製作者的預設,去建 立對一些陌生事物的看法以至世界觀,你會否覺 得這樣頗值得商榷?

戲法人人會變,有時更會以「真實」的面貌出 現,例如一些標榜忠於事實的電影或電視節目。 作為觀眾的我們,在隨便信以為真之前,實在很 有必要鍛鍊鍛鍊自己,首先成為一個思路清晰, 不容易被人左右看法的懷疑論者。

在片長半小時至兩三個鍾不等的仿真空間之中, 製作者無可避免地在單向傳遞著各種資訊和感 覺,包括稱作紀實或紀錄的電影和電視節目。這 個溝通方式是以影像為主導的,隨著情節和內 容的鋪排,作者在建立他的觀點,而觀者則是受 眾,非常被動的受眾。

影像的陳述很多時像在玩魔術,即使你看不到破 綻,不一定就沒有弄假。更何況視像特殊效果功 能先進,掩眼法可以是多種多樣且與時並進的, 根本無法一一詳細羅列。為了不被別人當傻子, 分明可疑的事情被人說成是事實,大家唯有向自 己的認知負責,試試以最大的努力,把人云亦云 的事情好好想清楚。

在觀影時,一些問題便變得特別重要,這 裡給你一些小提示:

1) 我們是否被媒體上的一些陳述邏輯所迷 惑?例如:同義反覆或不證自明之類的 陳述,像偷換概念的說法:你和我一樣 支持民主,所以你應該支持我?

2) 我們的感觀是否左右了自己的理性?例 如:他說甚麼重要嗎?反正我就是喜歡 他說話的神態。

3) 一些觀點和假設,是否被包裝成為定 律?例如:愛國便是支持某一個政黨?

4) 個別的事態會否被渲染成為全貌?例 如:他對某些人很虛心大量,對於反對 他的人也一樣。

5) 個別或一部分人的觀點是否被說成是全 部人的看法?例如:為了大局著想,個 人的利益理所當然可以被犧牲。

6) 誤導性的陳述:為了更大的善,要容忍 必然的惡。

要注意的地方實在太多,大家可以舉出更 多使用掩眼法的例子。接下來會比較兩套 政治味濃厚的電影讓大家印證討論一下。

獻禮電影:《開國大典》和 《建國大業》

這兩套電影分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四十週 年(1989 年)和六十週年(2009 年)的獻禮電 影,標榜寫實和史詩氣魄。兩套電影的內容,都 是以 1949 年中共在建國前,政治上和軍事上與 國民黨之間的角力,雙方如何此消彼長,以電影 來呈現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的過程。

《開》多著墨於中共第一代領導人角色的塑造, 而《建》則同時著重了黨外的一些人和事對建立 政權所扮演的角色,較著重「共和」方面。細節 與鋪排雖各異,並各自選取不同的歷史細節和鋪 陳方式,再加以迥異的影像處理和加工,但殊途 同歸的肯定是,製作人都希望通過電影去讓觀眾 認識那段歷史,來加強觀眾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 權建立的認同。

至於不同的製作年期為何會用上不同的手法? 這是否與國策或觀眾的喜好相關?原因也很值得探討。

《開》片的手法多用上資料片段和旁白,這些手 段都有助加強影片的客觀性和真實效果;《建》 片則多用商業片的手法,儘量兼收故事性和紀實 性電影的長處,甚至加入一些不嫌低俗的細節, 大家還記得美國大兵對著宋美齡的背影大喊: 「She is so hot?」那一幕嗎?

兩套電影雖說相隔 20 年,但既然說的是相同的 一段歷史,兩者在內容選取上和製作拍攝手法 上,何以會有不同的著力點?這些分別可能是基 於技術需要,也可能是出於不同年代的現實需 要,即所謂服務於國策和「主旋律」的需要。於 是有了《建》片在特定框架下,相對較開放多元 的內容和陳述。

這正好說明電影所能表演的其中一種魔法:歷 史、人物和事實,以不同的方式來呈現,可以得 出不同的重點、觀點、論述的方法,甚至結論。

兩套電影的相關網上資料:
http://entertainment.big5.dbw.cn/system/2009/08/27/052080495.shtml
http://zh.wikipedia.org/zh-hk/%E5%BB%BA%E5%9B%BD%E5%A4%A7%E4%B8%9A http://www.mediaasia.com/republ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