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對在職進修的反思

20150509-005

文:賴得鐘

筆者不止一次在與同工分享的場合提過,曾在高補年代,主動向當時的校長自動請纓任教通識科。雖然因教了幾年歷史而有點經驗,記得當年開學前的一晚,仍然緊張得睡不着。

雖然斷斷續續教了十多年通識,但早前受考評局之邀分享議題教學的經驗時,還是緊張得折騰了好幾天。原來發現自己所知只是冰山一角,對於要在同工面前班門弄斧感到有很多不足,深感不斷充實自己的需要。因此,藉着這個專題,撰稿整理一下以往如何在通識科點滴增長視野和經驗,希望與各位同工共勉。

總的來說,作為通識科老師的進修方式可分為非正規與正規兩種。筆者任教的學校計算專業培訓時數的準則較為寬鬆,因此鼓勵了老師們透過不同方式去充實自己。這些不同的「專業培訓」包括:與同工就教學作非正式的交談;參與與教學工作無直接關係的活動,例如與同事一起參與體育運動等;連老師逛書店都可以計入專業培訓時數,差不多是「你敢申報、我就敢計算」的狀況。

可能你會說:「咁都得?」但退一步想,其實老師們心靈上和社交關係上的進修可是非常重要。尤其對通識老師來說,生活點滴和非學術閱讀,動輒都可以成為教材的一部分。如我們不與同事親朋多作交往,又怎知道何謂人際關係?如果我們只埋首工作而課外不閱讀, 那又怎去討論生活素質?如不作課外閱讀,又怎樣介紹參考讀物給學生做IES(獨立專題探究)?

正規進修方面,市面上由大學、教育局、考評局和專業團體等主辦的各類課程和工作坊等已多不勝數。這些正規進修方式,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並且亦參加過不少。反而筆者想從另外一些角度,分享一些相關體驗。

自己在新高中開展前,曾修讀了中大社會學碩士課程。 雖然當時中大的宣傳品,都似乎是以準備任教通識科的老師為對象,但這對我而言,都只是報讀的藉口。最重要的原因,反而是筆者作為教師已逾十年,而教師這個職業,常常是學生知識的來源,因而會令自己潛意識變得自以為是,思想也過份沉浸於學校的環境之中,因而需要脫離一下,改為以一個謙卑的學生身分,去聽一群學者講課,這也是一個心靈的更新過程。

結果,當然令自己十分滿意,不是在成績方面,而是由於能上陳健民、呂大樂等學者的課堂。以這種心態去修讀這個課程,做功課和考試也沒有壓力,只求過得自己便是,反而得着更多。不單對通識科眼光拓闊了,對於其他領域,例如自己的「主科」歷史科的教學,甚至處理學校行政問題,也有豁然不同的視野。回想起來,多了一個碩士學位,對於工作的工具性作用不大,但實際應用的效能卻大得多。可惜現在碩士課程的學費實在太貴,否則一定會再繼續報讀其他課程。

另一點想分享的是,由多年前開始參與不同的講座和工作坊,有時少不免感到講者分享的很多做法和經驗,都因校情不同而難以在自己的課堂實踐,而通識科老師來自不同科目背景,各校的校本安排亦有很大差異,令這問題更為明顯。

現在有較多機會由觀眾變成分享者,才發現原來在正式講座環節完成後的問答環節,才是得着最大的時候。因為不同背景和學校的老師,可以從自己最貼身的經歷提出意見和疑問,令我能從不同的角度思考自己的想法。

例如早前五、六月,本會舉辦了「新 IES」講座,筆者在台上分享對來年安排的計畫,表示希望學生能多找二手資料作探究基礎;但有與會者說,有學生想研究自己學校中三學生選科的考慮因素,這方面很難找到二手資料。這意見令筆者及後修訂了探究過程的設計,可說是獲益良多。

有時甚至在整個活動曲終人散後,仍有個別同工留下個別交談,令互動性更大。據觀察所見,特別是年輕同工以及大學教育學系的學生提問較多,令我深深感受到他們對教育的熱誠,時刻警惕自己要如他們般保持赤子之心。因此鼓勵各位日後參與類似活動時,請多提問及發言,不論對參與者、講者以及我們的學生,都會有很大得益和鼓舞。(如參與本會的活動當然更歡迎哦![笑])

以上分享了一些自己的在職進修經歷,當然各位有不同的想法和需要,但總的來說,通識科老師和不少年輕老師現時即使面對艱難的教學環境,但對於教育的熱誠仍驅使我們不停求進。這聽起來很「行」,但卻是自己真實的觀察,也是我們香港教育的希望所在。

 

作者簡介: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