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基本、勿忘初衷:公開考試的目的?

 

教育局在三月底發表了新的通識科公開考試改動建議,然後匆匆地在幾天之內,舉行了相關的諮詢會,殺得一眾通識教師措手不及。筆者有幸成功爭取到候補位置參加諮詢會,否則便錯過了向官方機構表達意見及向其他同工學習的機會。

是次局方提出兩個不同版本的改動建議,兩個方案都是針對卷一。方案一,是增加卷一「細分題」(即四至六分的題目)的比例,考試時間維持兩小時。方案二變動則較大,亦與上星期在報章略有透露的方案較為接近,即是把卷一分為甲、 乙兩部分。甲部有三題必答題,但都是「細分題」,而其比重,也較之前的試卷有所增加;乙部則為「大分題」(即八至十分的題目),考生可以二選一作答。

觀乎諮詢會上同工的反應,似乎是次官方的改動建議的主要焦點有二。第一,兩個方案都會增加「細分題」的重要性,這個改動會否帶來其他問題?第二,方案二的選答題目是否有必要?筆者在本文將會集中討論第一點,期望為同工與公眾在思考通識科考試改動時,提供一些方向。

公開考試:對學習的評估

我們在考慮是否應該及如何改動現有公開考試方式時,務必勿忘初衷--不能忘記考試的基本目的。
公開考試主要是「對學習的評估」(Assessment of learning),總結學生的學習成果,判別學生是否能達到某個水平,是否獲得並能應用與課程目標相關的知識及技能。這種考試的目的,最重要是讓社會各界(例如是僱主、大專院校等)了解個別學生的水平,以助他們為不同需要(例如是招聘、學位分配等)作出合適的決定。
因此,一個好的通識科公開考試,應該是透過優質的試卷及試題設計,讓達到某個水平的學生有效展示所學到的知識及技能;而這些知識及技能都應與通識科的課程目標相關,並在課程及評估指引中寫得清楚。

改動的需要

在堅守這個公開考試的目的下, 如果通識科的課程目標及其相關的知識及能力不變, 應該主要有以下兩個情況才需要對公開考試的形式、內容等等作出改動。

第一個情況, 是公開考試的試卷形式未能有效讓學生展示其知識及技能。例如, 以往坊間也有對通識應否有選擇題(multiple-choice questions)的討論, 提出可考慮設立選擇題的(包括筆者本人),便是建基於這一說法:如果我們同意獲取知識是學習通識科後的一個重要成果,而現時段落及文章式的考試題目,可能會令書寫能力較弱的學生,不能有效展現在通識科學習經歷中獲得的知識,那選擇題的設立便值得考慮。相反,業界及社會認為應如何獲取知識,並非通識科最重要的一 環、或者光是獲得而未能應用知識的話,在通識科的系統下,並不是一個值得表揚的表現, 那就可以不考慮使用選擇題。

第二個情況,是試卷形式沒有問題,但試題本身卻有問題,例如問題字眼不清晰或過深,容易令學生誤解或不明白題目意思,從而妨礙了考生展現其知識及能力; 又或者題目的設計,令學生不能展現部份教師關注的「文中有理、理中有文」 的知識及能力。在這些情況下,對試卷的改動相對較小,只需要在擬定試題前再釐清一些重要原則即可。
需要加重「細分題」的比例嗎?

因此我們認為,此科的公開考試試卷作任何改動前,都必須仔細考慮清楚現時及建議改動後的試卷,是否真的能有效反映學生的能力,以及何者在此方面的表現較佳。
由此路進,我們可以小心檢視增加「細分題」比重的建議。在卷一,四至六分的「細分題」傾向評核的是描述及詮釋資料的能力,或是按資料分析社會現象之成因、影響等等的能力。這類題目通常不會要求學生表達立場,也對批判思考、利用不同例子作深入論證、適當回應不同意見等較高階的能力要求較低。這些能力,通常是八至十分的「大分題」較常用到。

因此,加重(特別是大幅加重)「細分題」的比例,其實是意味著高階思維能力通識科的重要性降低。但我們真的希望通識科變得較不重視高階思維能力嗎?事實上,諮詢會中更有同工提到,這一改動會「矮化」了通識科,從考評上過份重視學生回應資料的技能,而輕視了高階思維的能力。加重「細分題」的比例而令整份試卷變得淺了,也許能力稍遜的學生「最開心」,但這可能會衝擊了通識科在中學學制中的地位。這一點,在各校的同工填寫官方所發的問卷前,務必審慎考慮。

照顧學習能力的差異?

諮詢會中,台上不同官方組織代表的說法似帶出一個訊息:加重「細分題」的比例,是為了照顧不同能力的學生。在這個愈來愈強調照顧學習差異的社會,這個理由看似十分有說服力,從而令這類改動建議非常吸引。
但是,當我們記得公開考試的目的時,照顧學習差異此一說法,似乎不太適用。正如上 面提及,公開考試是要審視學生能否展現他們在通識科中的知識及技能。學生能力稍遜的話,我們作為教育工作者當然會在有限資源下,盡量扶助他們學習。但當經歷過整個學習過程後,學生仍未達至高階思維能力的話,那就可能是他們真的沒能力達到本科要求。在這情況下,當然是會給予較低的等級;如果我們認為高階思考在通識科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那怎會反過來把考卷調淺以作出遷就?

說到這點,筆者必須申明兩點。第一,筆者同意要求過高的試卷,可能會令學生不能有效展現自己的知識與技能(這一點上面有提過),甚至是在學生學習前已被嚇怕,打擊了他們學習的信心及動力。儘管本文一直強調公開考試作為評核學生能力的工具,筆者並非認為學生的感受不值得關注。問題是,現時的考卷是否能令全港大部份學生面對這類問題?假設真的有這類問題存在,那是否值得因此而減低高階思維能力的要求?筆者非考評局中人,不能知道本港整體情況;如教育局及考評局認為因為要顧及能力較低的學生而需要有此改動,也許應拿出更多的資料作理據。

第二,筆者也沒有忽視部份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學生,在現行著重書寫的考卷模式下,或許不能有效展現其知識及能力的情況。有些同工跟筆者分享,提到有些學生真的在思維上沒有問題,但要以文字去表達其意念則遇上很大的困難。我們當然不能不理會這些學生的需要;不過除非他們真的佔相當大的比重,否則並沒理由因為他們而改變適用於其他大部份考生的評核方式。要幫助他們的話,應是改善現行的調適機制,甚或是增加教育資源,在他們上試場前,就已經提供更多的支援。
未完成的諮詢……

不管各位是否同意筆者的意見,也請明白有關考評的改動事關重大,請多加討論及研究。最後,也促請各位踴躍參加往後有關通識科的課程、考評等範疇的諮詢會。畢竟,這種場合不單讓我們直接向局方表達意見,更是讓本港通識教師作專業交流、凝聚共識的良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