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ES考評(四之三)﹕什麼是好的資料?—— 三談考評局的樣本

img11

文:許寶強

考評局提供的通識科獨立專題探究計劃書記錄表格,關於資料蒐集的,包括「背景資料、相關概念和有關知識」以及「初步的探究計劃和方法」兩項。本文將集中討論﹕什麼是「背景資料」和「一手」vs.「二手」資料的盲點。

在 「背景資料、相關概念和有關知識」一欄中,考評局提供的樣本,部分只填上更多的問題,部分則引用了一些與題目有點聯繫的零散剪報或政府條例,也有個別樣本 蜻蜓點水式提及過去的研究,又或援引個別學者曾使用的學術概念。從這些紛雜的處理中可以窺見,學生對於什麼是「背景資料、相關概念和有關知識」,似乎並不 怎樣瞭然;而從教師的評語中,也看不到清楚的指示。

背景資料確立探究專題重要性

其實,與獨立專題探究相關的「背景資料」,應有助學生確立其探究專題的重要性。以「青少年自殺研究」的樣本為例,它「失驚無神」地引述了一個數字(但沒有註明出處),指2009年的青少年自殺死亡數字比2008年上升了22%,但卻沒有說明援引這百分比的含義。我們只能猜想,樣本作者大概是想說明近年香港青少年自殺問題「很嚴重」,因此這值得探究。不過,如果自殺人口的基數很低,例如數以十萬計的青少年人口中有50人自殺,22%的增長(11人)是否真的「很嚴重」?如果2009年的上升只是特例,之前所有年份的有關數字都下降又如何?缺乏有關青少年自殺數字的趨勢,以及與其他年齡組別或地區自殺情況的比較,我們很難確立近年本地青少年自殺問題的嚴重。

樣本中另一個重要的缺失,是缺乏系統地蒐集和介紹前人的相關研究成果。例如,最高分的兩份樣本中,「青少年自殺研究」的報告只零碎地提及一些報紙文章的看法,而「探討海下灣海岸公園」的報告,更完全沒有提及前人的相關研究成果。

至於所謂「相關概念和有關知識」,究竟是想學生填上什麼東西?例如「青少年自殺研究」的樣本,應填上什麼「相關概念和有關知識」?還望教育及考評當局釐清。

一手資料較二手佳 只是偏見

可 能是受到課程發展處、考評局或指導教師的影響,上載樣本的作者,或多或少都會覺得所謂的「一手資料」比「二手資料」重要。例如,題為「中國能源問題」的樣 本,選擇以「書籍、報章、報告和網絡」等資料進行研究,對身在香港的中學生來說,本是合情合理,但研究者卻特別為此解釋﹕「以上都是二手資料,因要在這方 面得到一手資料是十分困難。」相信作者在引用所謂「二手資料」時,其實是不大自豪的。

不 過,認為「一手資料」較「二手資料」好的想法,其實只是無甚根據的偏見。例如「探討海下灣海岸公園」的報告,採用了實地觀察與訪問的研究方法,並宣稱是由 於這「兩種研究方法」,「均能產出一手資料,比起之前(報章雜誌)的二手資料更能助我客觀的探究此專題」。問題是,研究者其實只十分簡短地訪問了海下灣中 心經理、兩個家庭和一名小學生,並短暫走訪了海下灣兩次。這些零碎的、個別人士的主觀看法和印象,儘管可被算作是所謂的「一手資料」,但真的比一些嚴肅報 章雜誌的報導和評論更客觀可信嗎?

若想說明近年香港的青少年自殺問題真的很嚴重,我們有必要系統地蒐集「近年」的青少年自殺數字,並與其他年齡組別(或地區)的自殺率比較。用「香港自殺統計」這關鍵詞在google上搜尋,很容易能找到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的網站(csrp.hku.hk/WEB/big5/statistics.asp),當中發佈了近30年有關香港的自殺數據,從中可發現,相對於其他年齡組別(15歲以下除外),青少年(15至24歲)的自殺率其實是最低的;而近30年的青少年自殺死亡數字,也看不到上升的趨勢。

有助解決問題就是好資料

研 究與青少年自殺問題相關的議題,其重要性不一定要由量化的數字確立。例如,我們也可以研究,為什麼傳媒往往會誇大青少年自殺問題的「嚴重性」。不過,無論 如何,系統地掌握一些有關青少年自殺的基本資料和數據,對校正研究的焦點,顯然有幫助。另一方面,學生或可儘量參考前人的一些相關研究,例如本地或外國學 生和學者有關「青少年自殺」的研究,系統地尋找和閱讀一些相關的「書籍、報章、報告和網絡」等所謂「二手資料」,並在此基礎上,提出他們的專題與之前的研 究的異同。

最 後,我們應緊記,不管「一手」或「二手」,只要能幫助研究者有效地解決問題的,就是好的資料。當然,蒐集回來的資料必須可靠,這需要從不同渠道對照和印 證,而非一定要依賴所謂的「一手」訪問、問卷或觀察。因為,獨立專題探究的最主要目標,是讓學生學習獨立地解決他們關心的問題,而非分辨及追求什麼「一 手」或「二手」資料。

(系列四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