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思考 告別常識習見

文:許寶強

通識科希望培育學生的多角度思維和批判思考,孕育學生的創意。現有課程設計中的6個單元,儘管涵蓋的內容過多,也缺乏清晰的學理聯繫, 但教師倘若能夠對當中的部分議題下一點工夫,引領學生在探究時超越既有的常識習見,那麼仍是有機會協助學生發展多角度視野、創意和批判思維。

在以後的幾個星期,筆者將會以通識科3個學習範疇和6個單元的內容和議題為例,討論教師可以如何超越既有的習見,提出新鮮的觀點和補充舊有的角度,以刺激學生的思考和創意。

個人成長的老生常談
通識科單元一是「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在《新高中課程及評估指引——通識教育科(暫定稿)》單元一的緒論部分,課程發展處指出,「踏入青少年期 後,學生需要在不同處境中學習和體驗,繼而反思個人價值觀,達至較理想的個人成長及增進人際關係,以準備過渡至成年階段。」(頁4)換句話說,為「過渡至 成年階段」作準備,是這個單元的一個焦點。

然而,倘若教師只根據坊間有關個人成長的流行心理學習見,嘗試為學生提供現成的成長錦囊:例如各種有關青春期的生理和情緒變化,或不應浪費和應多吃 蔬果多做運動等「健康生活方式」,或化解衝突和增進人際關係的「生活技巧」等老生常談,這樣不僅與多角度批判思維沾不上邊,更可能令學生習慣於「講一套做 一套」,把口不對心視作理所當然。

事實上,流行的心理學中的個人成長視點,建基的往往是把學生成長過程中出現的一些行為,視作為「問題」,並簡單地理解為完全是學生個人的責任,而只要教師能夠為他們提供一些正確的生活態度和技能,問題便可以迎刃而解。不幸的是,現實遠比這種流行心理學的簡單假設來得複雜。

例如發生學生自殺事件時(這情近年日漸普遍),傳媒和教師大多會認為這與學生抗逆能力弱有關,因此解決的方法是增強他們的抗逆力,例如倡議生命教 育。問題是,如果青少年自殺行為僅僅是由於個人意志力薄弱而造成,而我們又真的相信生命教育能解決青少年自殺問題,為何在近年生命教育日益增加、抗逆方法 大行其道的情下,青少年的自殺個案不減反升?這問題可迫使教師和學生跳出不用思考就能從傳媒、常識中獲得的既有答案,尋找超越老生常談的多角度反思。

反思假設 在具體社會脈絡中思考
第一個可以幫助我們跳出老生常談的思考方法,是把青少年成長問題(包括自殺)置放在近年香港的具體社會脈絡之中去理解。教師可引領學生思考以下的問 題:各種青少年「問題」,是在怎樣的社會環境下造成的?在這種環境中,青少年就業容易嗎?工作有成就感嗎?生活質素高嗎?身心愉快嗎?家長對學生的期望和 要求是否青少年的壓力來源?考試、補習會否令學生的身體和精神狀態日差,從而減低他們的抗逆力?在這樣的環境下,成年人的酗酒、濫藥、欺凌(例如家庭暴 力)、自殺等「問題」是否也在增加?在強烈批評羅范椒芬的「教師自殺與教改無關」的同時,教師面對學生自殺,又如何能夠僅以學生意志薄弱、生命教育不足來 解釋?難道自殺的教師也只是由於他們意志薄弱、生命教育不足嗎?

第二個能幫助我們超越常識習見的思考方向,是反思個人成長的線性假設——認為兒童必然會轉化成青少年,青少年必然會轉化為成人、老年。從生理的角度 看,這種過渡自然不可避免,但從社會、文化、心理等角度看,卻沒有這必然性,而從應然的層面上,也許我們亦不應鼓吹這單向的過渡。

事實上,不少有關兒童的研究指出,兒童比成年人擁有不少優良的品質,例如好奇心和想像力(創意的基礎)、學習的意欲和能力(終身學習的基礎)、待人 處事的純真(有別於成年人世界的人際關係)等等,甚至有教育學者提出教育的其中一個目標,應是儘量延長兒童的階段,或要求成年人(或已過早地被「成年化」 的青少年)保持/重新擁有童心,以至在某些方面學習過渡至童年:增加創意、好奇、學習意欲和改善虛假的人際關係。

也許,討論這類根本的問題,而非即食地為學生提供老生常談的答案,才可以讓學生學懂什麼是真正的思考。

【本文曾發表於明報:2007年1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