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不賤農 國安不殆

DSC05019

文:許寶強

香港政府最近發表的《新農業政策:本港農業的可持續發展》諮詢文件,是這樣描述農業的價值的:

(a) 維持有活力的本地農業生,可有助促進本港食品供應多樣化,減輕我們對進口食品的依賴,同時又能滿足消費者對高安全水平食品的期望和需求;

(b)農業雖然是規模較小的行業,卻能夠貢獻經濟,為低技術工人提供就業機會同時為有志投身現代化農業的年輕人提供發展事業機會;

(c)在農業生產過程中把廢物循環再造和捕集碳排放,會有利於本港整體的可持續發展,同時又可改善鄉郊環境的景觀和衞生情況。在保育自然資源,豐富生物多樣性,以及為食物供應鏈碳減排方面,或多或少有所幫助;

(d)農業的可持續及現代化發展會鼓勵土地業權人利用農地進行生產,有助土地資源的善用,以及有助保護鄉郊地區邊緣地帶,讓城市與鄉郊的發展互相融合;以及

(e)通過觀察或參與耕作,由翻土、播種、除草以至收成,年輕一代可更深入了解大自然與人類活動之間如何互相影響,以及飲食文化的發展由來。部分市民亦會視在農場作體力勞動為追求健康之道,並認為這種經驗十分有意義。

這種對農業價值的理解,已稍為跳出了狹義的經濟視野,加入了食物安全、環保、教育等功能。然而,官方的思維,除了慣性地抽象離地、淘空了語詞概念的實質含義外,同時還忽略傳統農業同時承載了的重建社群關係、追求身心自由、改造美學準則、反思知識技術等多元目標。

農業本來就包括了寬廣豐富的含義。中國《漢書.食貨志上》以「辟土殖谷曰農」簡要地定義農業。「辟土」除了開墾土地之意外,還因為目的是「殖谷」,因此,如何「辟土」,使土地能不斷殖養各類植物,便需要因應不同的天時地理,調動及生產不同的知識技藝,上至天文日曆,下至水利灌溉,再伸延至各式組織規劃、人倫關係、自然生態、環境美學。中國古代的農藝百科全書《齊民要術》,探討的問題除殖穀種菜外,還包括園藝、植樹、飼蠶、竹木、禽畜、養魚、醬醋、釀酒及食品儲存等技術。

歐美的agriculture,拉丁文的詞源,包含田野/土地(agri)及孕育/文化(cultura)之義。與中國類似,agriculture 除了包括種植外,還同時意指畜牧等多元的活動。此外,在南美、中東、非洲和亞洲其他地區,也存在豐富多樣的農藝傳統。

因此,諮詢文件中把農業視為「低技術工人」的職業,將農業的「可持續性」與「現代化發展」連在一起,並宣稱這「有助土地資源的善用」,反映了政策訂定者對擁有上千年歷史、無數代農民智慧的農業技藝與土地文化的無知。而復耕農業的原因和目標,並不在於其對經濟產值的貢獻,也不在於追求本土糧食能夠自給自足,而是為了改變現代化、都市化框架下的單一價值坐標和知識視野。

中國古代十分重視農業,《商君書.墾令》有云:「民不賤農,則國安不殆」,而「士、農、工、商」之說,也彰顯了過去農業的社會地位,比今天得天獨厚的工商業的地位還高。 自然,社會不斷改變,在新的歷史環境下,很難(也沒有必要)回到過去或想象中的理想農業社會。如何在當代急促都市化的負面影響日益浮現、全球生態危機迫在眉睫的社會脈絡下,重申「民不賤農,則國安不殆」,以至打開窄化了的農業想象,興許才是新農業政策的方向。

*本文的部分段落,引用或改寫自筆者〈本土與農業──為什麼要反對新界東北發展模式〉一文,《明報》,2013年7月7日